魂归何处去2012-01-30 17:14

魂归何处去? 
阴雨淅沥,心思消瘦如肠。又是这样的抽打心上。影子飘渺抽象,回忆微寒如霜.灵魂荡漾。浅浅泪痕,鲜花褪淡了模样。是谁盛装了心房?海市蜃楼般清亮。
  忧郁暗涌若潮,思念彪悍如狼。不需掂量,如此心伤。许红尘一团针线,编织的心结越理越乱!思念依附在灵魂的门上,是否在时光里流浪?是否又在红尘里遗忘?
  疼痛撞击着记忆的玻璃,细细碎碎散落一地。月光如水,过滤出透明的禅理,心灵无奈地颤颤巍巍般凄唱。人生没有轮回的彩排,一任在黯淡中沉沦了色彩。滚滚红尘,谁的心在坚守中铸建了飘摇的舞台?一个人的舞蹈孤独如云彩,漂浮着几许无奈?
  雨依然肆意,心灵的信鸽无处栖息,灵魂的竖笛就吹起了怀旧的老歌。沙哑了、哽咽了,淅淅沥沥地在声声低吟。灵魂在窗前喃喃独语,萋萋藤蔓缠绕着风干的栅栏。记忆在忆起,又在刻意回避。
  心灵的空间地带,一切似乎逐渐清醒了,似乎一切又疲惫了。饮一杯清水,不想咀嚼苦苦的味道。品一缕白云,不想追随无根的飘摇。看一生浮沉,不想权衡蜕变中的煎熬。等一场人生的华宴,不明白你是否永远的离开 ,我狠抓自己的脑袋一声尖叫,没有看见回眸就永远画上了完结的句号。
  泪浇灌着最后一支玫瑰,不仅憔悴了容颜,也怠慢了一场等待。风卷走了芬芳,寂寞变得如此漫长。企图抓向不着边际的灵魂,不想在黑洞里漫无目的地游走。毫不经意,从此就让自己成了主角,想等待和你的灵魂一起 。却唯只有在幽静迂回的心路上。。。。。。  
      滴滴眼泪释放了许久的沉闷,心灵开始幻想一场美丽的邂逅。身后的布景跃动着撕裂的斑驳,星星点点留下一个人的夜静静地独坐。灵魂依然醒着,世俗的眼睛阻碍成高强,我在远方深情地张望。
  什么时候才能破茧成蝶,让幸福的翅膀一起追逐太阳。时间不要仓皇出逃,灵魂一直在流浪。心灵的调色板上,为何不能把你调和成淡淡的水墨画?我依然在努力勾画,你永远都能停留在我身边。。。。。  
 一个梦做了很久,等待长得像一个世纪,你依然没有等到我表白一句你想要听的话。一滴滴泪落在枕边。带着深情沉沉陨落,一颗心在缓缓散开。撕裂得十分生疼,不为别人,其实我的心就停留在你的身上,欲转身却清泪两行。
  思念的日子不急不慢,平淡如水中玫瑰渐渐风干。我心颤:“你好吗? 
  你深邃的双眼痛楚地盯着我,留下的却依然是一次次的转身。
  我就站在你的面前,我就是你最疼爱的人,我就是你一直在等待的人呀!
  你为什么成为一个过客。
  却甩给我今生永远的劫难。
   我蜷缩在夜里无法忘却变得无语哽咽。背离了方向,谁也看不见。一任思维成为盲童,我的灵魂如此昏暗。时光老人许我一丝厚重的白发,我才知道我真的错了。有些话,一生不说,就只等来世的神话。 
  等待历经冬去春来,而你只能在梦中。
  我捂着双手啼哭,一袭飘飘的白衣像等待千年的白狐,我发出心底最凄厉的嚎哭。是生命作最后的挽留,我在梦中依然想和你牵手让你疼爱。而你却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生命的热情在梦里只剩下最后一点激情,醒来后,想抓住梦韵的灵魂在苦苦挣扎。脸颊清泪两行,真实地心疼。
  曾经思维恍惚,日程变得极其紊乱。逃离不了花开花谢,而我依然没有学会转身。 脸就这样苍白如纸,注定如一根刺长在心上,久久拔不出。
     守望倦怠眼,心灵的竖笛遗留在红尘的边缘。是谁在清唱这首老歌:“红烛为谁燃?今夜苦缠绵!我说相思难,山高路远难相见。”一回首就思绪万千,总是无言我无言。
  心里箫声绵延,夜里灵魂久久回不了神。
魂归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