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母——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女性2014-04-02 00:21

 我的祖母——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女性
【艺为欢 2013-12-23】 
   
祖母仙世已经五年了,她的音容相貌无法远离我的记忆。
08年8月,祖母无疾而终,享年95岁。祖母运姑是一名朴实、勤劳、善良的典型中国农村女性,她与祖父桂生(抗日老兵、健在,今年97岁)是远近闻名、德高望重一对高寿夫妻——去世前他们婚龄达到了75年。
祖母娘家住邓家垅,家境富裕,她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她最小。遗憾的是,她的两位哥哥寿命都不长,四十多岁就去世了,而四个姐姐,除一个80年代初去逝时有80多岁外,其他寿命也不长,40年前就都已过世。
祖母出嫁挺有神奇色彩。祖母的大哥舒林是保长,当过老师,管理过攸县的粮仓。舒林的妻子是祖父的二姐,当年祖母出嫁前,有几个对象可选择,有的是当老师,有的是富农子弟,而当时她大哥舒林因经常去岳母娘家,知道岳母娘家也不穷,并且小舅子桂生人老实,所以要求嫁给小舅子,家人意见不统一。恰好这时一打卦的先生路过,为祖母打了一卦称:如果嫁那富农子弟及那老师,将不会长久,而嫁桂生将会长长久久,这门亲事就这样订下来了。祖母出嫁时19岁,而祖父桂生只有17岁,出嫁那天,毕竟是大户人家,所以场面非常热闹,耍狮子、打龙灯,祖母坐着大轿嫁到了十多里外的樟树下。
祖母嫁过来不久生下了大儿子雄,但两年后的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因国民党征兵,9月份祖父从军,远离家乡前往南京前线,一去三年、生死不明。祖母在家带着小孩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艰难度日。虽然附近有富家子弟前来挑逗这位准寡妇,但祖母守洁如玉、严词拒绝,而她与邻里关系非常好,其处境也得到乡邻们的同情和帮助。
1940年,祖父拖着虚弱病重的身体从枪林弹雨中捡回一条命回来了,41年生下第二个儿子,但不久夭折。42年国民党又来了抓壮丁,无奈祖父祖母逃往娘家邓家垅躲起来,在娘家,祖父在姐夫舒林的学校当伙头。43年生下了第三个儿子壮,45年再次生下儿子健,这时抗战已经结束。1946年两人用萝框挑着两个小孩回到了樟树下。因为执行当时“以粮充丁”的政策,家里欠了几十担谷子,夫妻开始承包了几十亩地,辛勤劳作,偿还债务。47年又生下了儿子康,51年生下第六个儿子绕。小孩越来越多、家里还负债累累,一家七口生活情况可想而知。不久,祖父在族兄所在学校找了份当炊事员的差事,一年有10多担谷作为报酬,在学校干了两年终于将所欠谷子全部还清。后来祖父在另一族兄的介绍下,约了几个兄弟一起来到耒阳养路,那几个兄弟因吃不了苦都回来了,而祖父因家庭情况非常困难,无奈一直坚守,每个月寄几块钱回去。祖母身材矮小(不到140cm),还缠过脚,尤其56年时因病右眼不幸失明,而既要出去干农活,又要在家抚养着五个小孩,其艰辛程度不言而喻。后来祖父因工作突出,被评为先进,并转为公路段正式职工,调往醴陵,这时每月有几十元寄回来,家境逐渐宽松。儿子们都长大了,有的当兵、有的开始成家立业,祖父因病回家修养,他们商量要建房子了,终于选好址——塘冲——一个有山有水的小山冲,在这里他们盖起了两座“六栋五间”的大土砖房,五个小孩各四间,唯独没有留下他们自己的住处。
随着时间推移,祖父76年退休了,这个家庭规模也越来越大,全家人口达到26人,五个儿子也争气、个个有出息。祖父有“不菲”的退休金,他们不仅给十四个孙每年拿压岁钱,而且还对学习成绩好的进行奖励,尤其每当儿子儿媳、孙子孙女过生日时,祖母总会先一天晚上会煮一碗丰盛的面条给寿星吃。后来他们又建了自己的三间小屋,这小屋从此成了我们这个大家庭聚会的目的地、信息的传达地、快乐的根据地。这里天天有新鲜事、天天有新客人,我们孙辈也天天去陪他们聊天、到他家听收音机、到他家打打牙祭、有伤到他家治疗、有病到他家拿药,尤其每年年底30日晚上,所有人都聚在祖母家团圆,正月初一早上,我们全部都在祖母家吃年饭,整整三桌,象做大喜事一样,详和热闹、喜气洋洋。我们这个大家庭八十年代成了远近闻名、令人羡慕的的大户人家,而祖母以其质朴善良、热情好客等优良品质更是赢得世人的尊敬。
   1986年年底29日,我与父亲在家附近砍树, 树很高很大,一个人合抱不过来,等到树快倒下时,我赶紧往外跑,没想到还是被倒下的大树砸中头部,顿时倒地不醒。后来听大家说,全家当时乱成一锅粥,父亲吓懵了、母亲赶集回来号啕大哭,叔叔们有的准备喊车,有的已经请来当地一有名的医生,经医生检查,几乎号不到脉了,他称没救了,也不敢治疗了。大家还是想立即送往十多里路程的乡卫生院,正准备去喊车,这时祖母制止,不容许送医院,她说:如果坐着车颠簸着去医院,很可能就会死在路上,尤其已经年底了,要死也要死在家里。大家一听也是的,就只好放弃。祖母是名非常虔诚的佛教信徒,逢初一十五早餐必吃斋饭,几十年不间断,所以祖母立即托五叔当晚去几十里远找本地有名的杉仙真人拨单方。到正月初三我终于苏醒过来,在兄弟的搀扶下去向祖母祖父拜年。到正月十三开学,虽然家人不许我去,在家好好养病,但我还是摇摇晃晃坚持来到了学校,后来就长期吃仙人的单方,我的病也慢慢痊愈了。想当时,如果不是祖母阻止送医院,也许我的命真的会丢在路上了。 
九十年代,我们孙辈们因为外出读书、工作,整个大家庭逐渐清静下来,祖父母也已经老了,他们相濡以沫,依然过着幸福甜美的生活。我们每次从外地回来,总会带来一些城里买的东西孝敬他们,而祖母每次都会用最好的茶叶泡茶给我们喝,并会将她收藏的一些吃的拿出来给大家品尝。当哪家没人时,都由他们管理,尤其92年,我家建新房子,父母都在学校工作,我们兄弟都在外地念书,建房子就全部由祖父母打理,他们俨然成了这栋房子的老板。
平静详和的日子终于在97年被打破。与祖父母家相邻的孙子家正在建新房,做木工时地上留了很多木屑,当祖母经过时,不慎踩着一圆木头而摔倒在地,左腿不幸骨折,从此改变了祖母的命运,更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方式——走路只能扶着凳子一步一步慢慢移动,这一移就是十多年!因为高龄,去医院动手术不方便又有风险,我们家人看着既无奈又心痛。
进入21世纪,祖母的儿辈基本上退休了,而孙辈都基本在外地成家立业了,儿辈们退休后又要到外地去带曾孙辈了,所以家里更加冷清,正月初一的早餐团圆饭已经无法团圆了,祖父母年纪也大了,这个惯例也逐渐取消了。但因为我们孙辈长年在外工作,祖父母还是尽力在我们上班前摆一桌给我们孙辈们团聚,他们甚至还拿压岁钱分给五个儿媳,因为他们还是非常渴望看到曾经大家庭的团团圆圆、热热闹闹的情景。
日复日来年复年,时间很快到了2008年,汶川地震使这一年成了中国的国难年,而祖母也于这一年的8月24日中午1点50分驾鹤仙逝、无疾而终了。祖母走了、安祥的走了,九十五个春秋,七十五年婚龄,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无论寿命多长,她都会留恋这个精彩的世界,她都会留恋她生育的子子孙孙。可能是因为祖母坚持吃了60余年的斋饭而感动了上天的缘故,出殡那天,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一直阴雨绵绵的天气竟然会突然放晴,尤其后来得知邻近几个乡竟然一直在下大雨!而当天送葬者更是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直送到山上,一路上邻居摆酒祭祀,鞭炮声、铳声响不绝耳,可以说这是这几十年来远近最隆重的葬礼了,这也许是世人对她一生做出的最好评价和最好的敬拜吧。
  人生如梦,往事如风,不知不觉中,祖母离开我已经有五个年头了。祖母的尸骨也早已化为灰尽融入了家乡的泥土,融入那青松满野的大山之中。祖母是一位善良勤劳、乐善好施、慈祥朴实的贤妻良母,她走了,她走完了她勤劳而坎坷的一生,走完了她苦难而沧桑的一生,走完了她平凡而伟大的一生。我再也看不到她那弱小又坚强的身影、再也看不到那那慈祥而又善良的笑容,再也听不到她那轻言细语给我们讲述家乡的故事了,再也喝不到她那收藏好的嫩嫩的香香的清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