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4的日记2006-12-14 15:49

这篇文章,写得分外的艰难,一连开了好几个头儿,浪费了四五页稿纸,于我来说,这种情况是不多见的,因为这一段时间,我总把目下的一些事儿与南北朝时代搅和在一起,凭这支续油也不利落的破圆珠笔,实在无法理清这纷乱的思绪。 
  最新一期的《净土》杂志上,刊登了一则缘起--庐山东林寺要筹建四十八米高的阿弥陀佛像。
  我禁不得搬起了指头,在中华大地上已建了多少座大佛像呢?香港造了一尊二十米高的佛像,普陀山就建一尊三十米高的佛像。无锡立八十米高的佛像,九华山就要竖九十米高的佛像。庐山这又是一尊四十米高的佛像。天哪,这才几年工夫呀?!这几尊是蒙政府批准的,那些滥建而被拆除的露天大佛像又有几多呢?
  现在的佛教在外表上与南北朝时代实在有着太多的类似--大兴土木、造寺建像、广度僧尼。 南北朝时代长江流域的建康,有同泰寺、大爱教寺、大智度寺、光宅寺等七百余所寺院,而且各寺庙的佛像多以金银为雕铸材料;僧尼十万人。黄河流域的北魏,嫌土木寺庙难以持久,于是开山造石窟,把山雕成佛像,为我们留下了云冈石窟、龙门石窟、麦积山石窟等珍贵的文化遗产,而且同时还在六十年内造了三万所寺庙;度了二百万僧尼…… 
  九华山,九朵莲。一九七八年九华山对外开放,八0年划归宣城,八三年划归芜湖,八八年划归池州。这几年池州把“打九华牌”喊得价天响--佛教确实是能引来“金凤凰”的“梧桐树”哟。因之,在仁德老和尚提出要筹建九十九米地藏菩萨大铜像时,当地政府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甚至可言过份--地方官员随老和尚进京面见有关部委负责人;随老和尚出国募化建大铜像款项;随老和尚……
  佛教并不排斥世俗功利主义对它的利用,但佛教毕竟是非世俗功利主义的宗教,是高层次的人类文化,是超然于世俗之外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佛教若被世俗利用到极致,它极有可能给世俗利益的获得者以严厉的惩罚。比如菩萨皇帝萧衍。利益均沾,灾难也要同受。南北朝佛教表面的兴盛最终导致了太平真君七年(公元446)魏武法难和建德三年(公元574)周武法难。这南北朝…… 佛教传入中国,经受了不少的磕碰摔打,从西汉哀帝刘欣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到唐末五代,经过四次大规模的法难,完成了“中国化”的过程,成熟了。宋元明清直至今,“化中国”的工作悄悄地进行了一千年。这一千年,佛教与世俗同呼吸、共命运,再也不显山露水,默默地为社会奉献着自己的一切。
  现在的老和尚很有远见,内地的四尊大佛像(所在地),九华、普陀、庐山都办有佛学院--培养新僧的素质(包括文化、思想、道德、宗教等素质)很重要,只有高僧的影响可能持久。但成果呢?老和尚办教育毕竟外行!
  佛教耐了千年寂寞,现在又浮躁了。兴土木、造寺像又成了时兴。而且,中国目下处于经济转轨期,不留神,佛教就可能成为下岗工人的分流渠道之一,这事已经矛头初现! 
  前面是雷区,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