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1. 最新日记

  2. 日记

    1. 门厅
    2. 会客厅
    3. 起居室
    4. 工作间
 

最新日记

孩子出国留学去了
2012-03-02 23:55

孩子出国留学是早就定了的事情,但是由于一直没有确切的出行时间,似乎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等待是漫长的,也是备受煎熬的。心照不宣,没有过多的言语,直到二月底,确定了出行时间的那一刻……
    钟表的指针仿佛加大了马力,飞速的运转起来,大人、孩子的心也都悬了起来。当妈妈的巴不得把家给搬过去,但受到重量的限制,随行的行李只能精挑细选,忍痛割爱(送走了孩子,才感觉到,该带的没带多少,不该带的反而带了许多。哈哈)
    孩子在父母眼中永远是孩子。孩子这次出门,远隔千山万水,再次见面或许就是三年半以后的事情了,我突然想到了第一次送孩子进幼儿园的情景,那种酸楚想必做父母的都知道……
   ...

关于素质教育
2011-07-24 20:03

前几天看到一篇关于素质教育的文章——1934年度的《淮安新安小学第六年计划大纲》,全部都是量化的!!!有感,经过整理后转载如下:
    这所小学是陶行知的弟子汪达之按照陶行知生活教育思想创办的。
    《大纲》分四部分:一、经费,二、生活,三、环境,四、口号。
    其中第二部分(即“生活”部分)包括五项“生活目标”:
    1、康健的体魄
    2、科学的头脑
    3、艺术的兴趣
    4、生产的技能
    5、自由、平等、互助的精神。
    这五项“生活目标”又包含“个人生活”和“团体生活”两部分内容。
    一、每天做内体运动一次; 
 ...

大家务必看到16分00秒到19分40秒那段,无论你深陷多大的困境,你看了那段后,你都会勇敢地站起来,走出困境。

孩子是要自己赶考的。为了不增加孩子的思想负担,我没有尾随。
    平时一刻钟的车程,可恰恰在今天——高考的第一天,半个多小时了,公交车才走了三站地。孩子发来了“SOS”!!!
    处于待命状态的我,赶紧驱车过去……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连闯三个红灯,终于在8:50赶到考场——考场空荡荡的,很明显,孩子是最后一个赶到考场的。孩子此时表现的很淡定,对我笑了笑,不慌不忙的走向了考场……
    我又一次在心里默默为孩子加油……

孩子背着包,轻松走出家门,看得出,他有点紧张——毕竟是去参加高考!
    作为家长,心情无可名状。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一个眼神足矣。
    从心底为孩子祈祷——放松、细心、加油!

早晨收到短信,才想起今天是母亲节……
    往年,可以买一束花,买点礼物,或做一桌可口的饭菜送给自己的妈妈,然而,今年不一样了……
    妈妈,您在那边还好吗?

有种不祥的预感……
2011-01-31 15:06

昨天晚上做了一夜的噩梦,先是梦到母亲如何去世,接着就是梦到自己如何选择死亡方式。
    我一直对自己的第六感觉感到困惑,一般都会有大事发生,但愿这次不会带来什么……
    春节到了,祝愿好人一生平安!祝愿世界太平!

为人夫,为人父
2011-01-16 19:41

现在,真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分身乏术。
    老婆生病,昨天,做了一个不小的手术,医生说,怎么也得正月十五以后出院了。为人夫,陪床义无反顾。
    孩子艺考进入了关键时期,按照老师的说法,以考代练,所以,孩子一天一个学校的报考。为人父,不能陪,心中惦念。
    人到中年,多事之秋。路,要一步一步地走;事,要一件一件的做。分清轻重缓急。
    愿,母子俩平安度多这一非常时期。为人夫,为人父的我全力以赴……

偶然?有点后怕
2010-12-01 08:59

按照家里的风俗,每年过年日程安排都是满满的。这么多年来,每天去哪里拜年都已形成了制度化。
    前几天,同学的父亲突发恶症去世,我帮他顺利的处理了丧事。静下心来,联想了许多,甭管迷信不迷信,突然觉得后怕,后背一阵发凉——
    前年的大年初一,家中有事,临时改变了拜年线路,没去一位同学家,结果,那位同学的父亲当年去世,因为一年去一次,所以我后悔不已。今年的大年初一,由于母亲的身体状况,我没能走到最远处的这个同学家,只是电话拜了年,结果……
    我母亲前不久去世,按照风俗,明年过年我要在家守孝,不能出门,但愿不会妨碍到谁。
    就算是迷信了,在此,真心祝福朋友同学的家人...

母亲的后事料理妥当
2010-11-09 22:01

2010年11月4日(农历九月二十八),母亲走了,按照老家的风俗,初一十五不能下葬,所以要停放五天。
    母亲生前,堂哥嫂多少次提到要接我父母回家住几天,尽尽孝心,由于母亲的身体状况一直未能如愿。这次,经过全家商量,母亲定在第四天(7号)火化,然后把骨灰直接带回老家过上一宿,8号下葬。
    一切顺顺当当,在老家,按照老家的风俗为母亲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母亲入土为安。
    姨是八月十一去世的,母亲当时已是植物人,自然不能知道,现在,姐俩又在那边相互做伴了,愿她们姐俩在那边过得好。
    逝者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