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形象

融融:2019年6月12日回老家奔丧随笔

昨天下午妹妹通知我在水招等车去老家为过世的老婶奔丧,一路上只见五星红旗挂在公路两边的树上。沿途楼房林立,现在都在公路两边盖楼居家。一直沿线到家,过去的庄台平掉了,也没有一点痕迹。农村也开始城市化了,所有住家都有电力来操控。当到家时,老婶屋后搭建一座像戏台一样的装置,各种音响都有,专人在上边操作或歌唱或跳舞……。

当走近屋内,看到老婶的棺材,我立即不由自主的泪水出来,这是父辈人仅有小叔小婶,眼前老婶又走了。在老辈子人中,他们都是最爱我的人,小时在家我有点吃斋味道,家里饭菜油大点时,我就吃老婶做的。她家饭菜清淡,这也是他们能长寿的因素,婶子今年整八十六岁走了。

小叔八十三岁,他是我父亲兄弟中最小的一个。也是活得年龄最高的一个。当我进里屋看小叔时,他泪水盈盈,久久拉住我的手不放,我知道这是最后一个最疼爱我的亲人了,泪水随之出来,我已经没有话安慰他了,只有泪眼盈盈地注视着这个八十三岁的老叔。就坐在他身边。走时还一步一回头地跟他说,好好保重自己。婶子走了,还有我们这些下辈子人,你好好的活着,我们常回来看看,也有个落脚地点,说着说着泪流满面。

在老家的四个多小时里,除了吃饭和跟小叔坐坐外,我去父母坟墓地走走,又沿着老宅基地走走,心里有说不出的悲伤。小时庄台平掉了,儿时的四合院不复存在,一切都只有在我的记忆里了,现今那个宅基地都成了树林地。

庄子上的人都沿路盖房住了。原来一切朴素有序的大地都变得乱七八糟的,一小块一小块地荒废,也可以种树,没有人管理,个人为政,想怎么就怎么,房前屋后草长蝇飞,找不到一个可进的厕所。怎么说呢!人是富裕了,文明程度还有待提高。我知道乡村工作的艰难,作为从乡村走出来的团干部,要得全民提高文明素质,也还得很长一段路要走。

回到县城我的家已经是夜八点多了,我准备洗澡睡觉,但想到老家所见所闻,真的像梦一样萦绕心头。见到眼前的一切如同梦幻一样,而我更喜欢童年记忆里的那个四合院,那个小台堡,我的精神城堡。更喜欢那四周水塘相围绕大庄台。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地庄稼,路树都有秩序的。可眼下乡村怎么样能够走向集中耕地呢!现在外出打工人一走,分的那点儿地就荒了,有的植树,也是东一小块,西一小块的。更不说像大集体时那样的方田路树大道了。就是承包也难得种植。但我想最终会走向承包集体化的。不然土地就不能发挥其功能了。

2019-06-13 20:26

查看/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