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形象

融融:2019年4月 27日重读茨威格《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随笔

近日集中读茨威格的作品,又看了他的《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之前就知道是本好书,看后果然明白它被人称道的原因。整本书页数不多,不过相对它所要讲述的故事情节来说已足矣,且很丰富。乍一看此书的优势是作者的描写手段,刻画的细致入微,使人身临其境,但整本书看后,我的第一感受是,“呵呵,似成相识,”真的只是简单的描述一个平凡女人的24小时吗,感觉好像是在描写所有的女人,而这种24小时体现在C太太身上是集中的24小时,而事实却是所有女人一生中分散的N多个24小时,起码,她这24小时的许多思想,我有过,我相信很多女人都有过,就像其实好多女人也都很向往有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想要有那种勇气和心爱的人私奔,而C太太的冲动举动也并不算什么,试问她的这种冲动思想又有谁没萌发过呢。倒不是说要有同样的经历,但这种沉迷于某件事或某个人并追随而去的冲动,谁都曾有过,如果一个人一辈子不曾冲动,只是按部就班,似乎很机械。但不是所有的冲动老天都会眷顾,往往事与愿违。原则的束缚,人就像活在笼子里的小鸟,望着外面的世界,却无法逃脱,客观世界的条条框框早已将人定型,仅剩少许冲动思想还顽强挣扎的活着。或许一个冲动的世界难以维持长久,却能绽放短暂的瑰丽。“一半真实毫无价值,有意义的永远只在全部真实”,这是我在书中找到的最喜欢的句子,重拾真实,回归真实,在这个花花社会中,很难办到,冲动随之真实,真实都达不到,何来冲动。看罢,书中最后好像是讲C太太的24小时的种种冲动后,带来的痛苦,令其终于领悟到亲情的伟大与重要,似乎我的理解有误,但却回不到本源。或许本书只是单纯的讲述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又或许只是由此事客观陈述了人有冲动的本能,并未加以对冲动的褒与贬。

内容简介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讲述的是:一位年过六十、富有高雅的英国寡居女人C太太,旅人们对饭店发生的风化案发起激烈的争论之后,向“我”倾诉了因扰她一生的二十四小时经历:当年,也就是她丈夫去世的第二年,四十二岁的C太太独自一人来到蒙特卡罗,空虚寂寞的她在赌馆里迷上了—位嗜赌如命的年轻人。短短的二十四个小时里,C太太对这位年轻人产生了波澜起伏的情感变化,从一开始只是好奇那双具有无限魔力的手,到急切挽救站在死亡边缘的他,再到意乱情迷失身于他,后来疯狂到不顾—切地想要和他远走天涯。可是,C太太一厢情愿的牺牲并没有让这个年轻赌徒洗心革面,换来的却是当众的侮辱和情感的欺骗,这样的结果使得C太太之后的人生蒙上了羞愧、痛苦和自责的阴影。

创作背景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非理性思潮的影响下,西方作家的创作视角普遍由外部世界转向人的精神世界,他们大多都认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从万千事物中去探索人的内心世界。当然,茨威格也是受到这种氛围的感染,他的小说“从心理的角度再现人物及其生活遭遇”,以其出色的心理描写开创了独特的心理领域,被罗曼“罗兰称为“灵魂的猎者”,赢得了“心理现实主义”大师的美誉。

2019-04-29 19:44

查看/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