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形象

融融:2019年4月 25日重读茨威格《灼人的秘密》随笔

4月24日晚至25日读茨威格(奥地利著名小说家,被公认为二十世纪出类拔萃的文学大师)的《灼人的秘密》,便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提到心口蔓延全身,倾吐自己的一丝领悟。

文章让我震撼的不仅仅是作者婉转细腻的文笔,人物心理的形象刻画,更重要的是作者所展现给我们的那番景象,那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和我们应做的反思。

大人和孩子是不同的。孩子以纯真的,亦可叫无知的眼光看世界,文中埃德加便是一个这样的孩子,连性格也是纯粹的,不是特别喜欢就是特别仇恨,甚至恨到脸都会扭曲得凶狠难看。而大人则为了那官能享乐可以做欺骗或违反道德的事,把那短暂的享乐作为充满刺激的生活的源泉。这会让人反思那个社会是怎么了?

文中的男爵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欲、让度假的生活不再单调,欺骗无知的埃德加的感情,以此作为接触她母亲的纽带,而埃德加的妈妈也抵制不住官能享乐的诱惑与之交往。刚开始,他们以埃德加为中心交谈,这让可怜的埃德加很是荣耀自豪,因为他可以和大人行列玩乐,觉得自己在童年的边缘,马上就是大人了,但当他们熟识之后却不再以埃德加为中心。刚开始,埃德加恨自己的妈妈,认为她抢走了自己唯一的“大人”朋友,后来当得知不是这样的,男爵欺骗了他,自己是他们的障碍,反而开始了让人欲哭无泪的纠缠法,像化身实体的良知,狠狠得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这无论何人都是受不了的,更何况欲为亏心事的他们?最终,埃德加触到了他们的底线,也窥探到了那月光中的足迹,但未经世事的埃德加不懂大人的世界,以为男爵要欺负妈妈,便冲出来对男爵大打出手,或许幸亏是他的出现,维护了那一点道德良知,否则我不知道接下去埃德加的家庭会发生什么巨变?

打架后的埃德加还是无知的,愤怒的,面对妈妈让他写信对男爵道歉的事,他依然拒绝,生气的跑出了宾馆,用6个克朗买了车票从塞默林去巴登的奶奶家,想寻求安慰,一路上他思考了很多,明白自己远没有了解这个社会,可到目的地的时候却没勇气进门,因为害怕恐惧,他跑到了公园,可那里的黑暗孤独让他渴望温暖、怀抱、呵护。他选择了回去,在那里他不仅看到了奶奶,还有自己的妈妈。爸爸后来赶到,问原因时,他看到妈妈的哀求,选择了独自承受责任,那一刻的他或许已开始长大,童年也已悄悄离去,迎接他的是更为深沉的梦!

我想,那灼人的秘密,便是大人世界中对物质享受的推崇,对“官能享乐”的盲求。反思当下,对拜金主义、物质享乐的现象难道不存在了吗?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仍在那功名利禄、花天酒地的世界迷失。为什么不早日远离呢?没有人会不懂这些的不利,那么知行却并非合一。于我,会一如既往的坚守在飨文学之精华,筑传世之雅作的世界里,编织着那些或悲或喜的文字!

2019-04-26 19:54

查看/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