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形象

  1. 融融(只做原..
  2. 河南,信阳

  1. 她的照片未通过真实认证
  2. 发消息

    加为好友

 

融融:八月十日再次读评《白鹿原》随想

今天细读掌灯夜评《白鹿原》,拉起我想起读陈忠实在2008年22期上发表《生命中的书缘》同样写到了他读书与写《白鹿原》的过程。并且还写到促成他写长篇小说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何启治和经过人民文学出版社6位编辑的阅读和编发稿件的劳动,这部鸿篇巨制终于横空出世,与读者见面了。《白鹿原》先在《当代》分两期(1992年6期与1993年1期)连载,199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一版出书。这是我所向往和欣赏这样的好编辑,我多么希望我的《玉锦》能够遇到这样的好编辑啊。

《白鹿原》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后,陈忠实便回到乡下,避开热闹和喧哗,在沉静中积蓄着创作的力量。陈忠实曾如是说,“在锻炼自己承受痛苦的心理能力的整个生命历程中,成就我的艺术理想,也成就我的人生理想”,“我现在又回到原下祖居的老屋了。老屋是一种心理蕴藏。新房子在老房子原来的基础上盖成的,也是一种心理因素吧……我站在我村与邻村之间空旷的台地上,看‘三九’的雨淋湿了的原坡和河川,绿莹莹的麦苗和褐黑色的柔软的荒草,从我身旁匆匆驰过的农用拖拉机和放学的娃娃。粘连在这条路上倚靠着原坡的我,获得的是宁静。 ”这是他的生活,也是他宁静从容的心理状态、文学生存状态。因为陈忠实懂得,最好的状态应该是身心的泰然,是精神的安静和灵魂的静默。因为白鹿原是陈忠实的故乡,而《白鹿原》则是他的精神故乡。引起我的特别地联想,老家庄子早就因建新村而平掉了,但因为写玉锦时仍让我生活其间,伴我写《玉锦》时的童年四合院、小台堡一样,成为我的精神故乡。

2018-08-11 19:54

查看/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