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1. 最新日记

  2. 日记

    1. 我的日记
 

最新日记

http://1989899.qdmm.com/

    

    尊敬的老师、兄弟姐妹...

认识你自己(融融)
2007-11-26 23:28

十一月二十六日认识你自己(融融)

在我重读丝绸之路的今天,依然被自己那一腔热诚感动着,这倒不是我自己的矫情,而且是真正地重温了丝绸之路的感激之情,从中更确切地说: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也,这句话成为我现时感受最真切的真理.我不得不说明对这一点自己的认知与感动.

最初来自老师的提议:重头再读你过去写出的作品一定会有新的收获,修改自己的文章你会有新的发现,我真是服气老师的指导是如此地实际.我从写出重走丝绸之路后,没有再象今天这样地静心重读过,几乎都是再一次被新的系列占据着我思绪,那时想着尽快按照计划完成任务.就顾不上来回过头认真对待此系列,这让我今天看后,像是重新进入那丝绸之路一样感...

七月二十九日:团干生涯——第六章团训班5(融融)
          “融融,你听,华英回来了。她还没有进屋,就听到她那有力快节奏的步子,另加她穿的是军用棉皮鞋,走路上响声跟国荣那慢悠悠的步伐截然区分开来。”光美笑眯眯地跟我说。
        “是的,你对她们的脚步响声都这样清晰区别了,的确是细心人啊!”我抬头望着她回答。
          光美坐在靠近门口的那个桌子前看书,她立即起来去开门迎接华英,我也站起来等待她进来。
            华英一走门,就像带来了一阵风似的,还没有坐下就跟我说:“融融,你想知道我们下阶段的学习时间总安排吗?我今天开会就是为这个。”说完,...

七月二十八日:团干生涯——第六章团训班4(融融)
         随着从坦克兵团一起出发的拉练大部队过了桥,一走进南湾党校大门,我就有了家的感觉。
         当晚我们都住进了各自的小住室,每个住室最多是四个人,两张桌子,四个小凳子。虽然小,但房子是一排排的,中间有四合院子,院内种植有花草,虽然是冬天,但冬青依然生机勃勃,让人感觉安静且安全,真是学习好环境。
         校园外,对面南望就是贤山;大门口就有浉河,往南走,穿过一片园林带,不多远就能上南湾湖大坝看鸟岛,这里可是信阳市八大风景区之一。过了桥就可以坐公交车去市内了。
          等我和国荣走进住室时...

七月二十七日:团干生涯——第六章团训班3(融融)
        在军营紧张的生活中,没想到事出现在眼前,那就是阳子和他学生一起骑车,来营地看我们。那时我跟国荣正在晚饭后那一刻钟的放松散步里。
        阳子的出现,一下子让我们楞了半天。还是国荣机灵,她首先发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你从那里来的,你吃饭没有?”
         “我们钢厂子弟学校离这不远,吃了晚饭来的。”阳子坦然地笑着说“我们钢厂团委书记杨震也在这里学习啊,我是来跟他请教事,顺便来看看你们的。市团代会一别,一晃几年就过去了。那时融融还是学生,如今也都成了团干部了。”阳子边审视着我们边说。
     ...

七月二十五日:团干生涯——第六章团训班1(融融)

        秋去冬来,西风扫落叶,又是一年萧瑟季节来临。
        往年一到这个季节,我都开始感觉北风起,冷天冰凉随处可见可触及。我的防护抗衡寒冷的锻炼也就从此开始。
         今年与往年不同,是因为我要参加市团委举办的由乡镇团委书记参加军事化军营里的训练班。时间三个月,后部分时间在南湾市委党校学习度过。其间还有外出参观。
          事前通知,参加人必须带着过冬保暖的所有衣物及其生活日用品。学习时间长,地点之多是前所没有的。其中军事训练作为开始的重头戏。各个县团委直接带着队伍进驻地——信阳市明港镇的...

七月二十日:团干生涯——第五章学习23(融融)
           当我坐在往乡政府回的班车上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秋未的天已经变凉变短了。当回到住室时,已到晚饭的时间。我还一点儿不饿,也不想吃饭,只拿起水瓶去打开水。回到了屋,邮电所樊主任也跟着我走来,边走边说:“融融。有你信,又是你那位哥哥的挂号信。他真能写啊,你看这信有多厚啊。”说话间,把信递给了我。随手送出他那让收信人签字的小本,我按照他指点地方签名后,他拿着本就走了,我留他坐下喝杯水,他说后面还有急件要送给秘书呢。我随他的意,尊重他的工作时间。
          他一走,我就关上门窗,拉上帘子。先给自己泡杯菊花茶。独自...

七月十九日:团干生涯——第五章学习22(融融)
     梅已经在家等我,待我到了她家,放下手提包。她就拉着我的手,向体委大院走去。那时体委就在老县委路南的,跟文化局就一路之隔。
我们跨进体委大门,走进院内。这时,院内已云集了好多人。按来时的次序排队,有人负责按人发牌子,牌子上有号,记人打分是按号来的。
没有想到,真有那么多的青年人参加这次马拉松长跑赛。我为小县城里开展的全民健身运动会感到高兴。
           等参赛的牌子发完,由县体委主任出来讲话。啊,真的是他,原来曾参与滨河游泳体操赛场指导的梁主任。他讲话简洁,重点说了赛场规则:“……当场判定,取前三名就地发奖。事情就...

七月十八日:团干生涯——第五章学习21(融融)
     久居一地会使时日停滞,赢得时间最好的办法便是换换地方。我的好友梅电话里通知我去县参加文联召开的笔会。这通知正如大病初愈的人第一次出远门一样,单等到这时刻来到,便可以发现自己已经痊愈了。
          从乡政府到县城,因思想轻松,随公交汽车的启动,我觉得比过去更舒服些,这么一走,从某种意义上,或者说这段路程会更真实,因为会更亲切地、感受更深切地体会到大地面貌改变的各种渐变,秋作物已收获,大片原野茬子地展现在我眼前,让我感觉清晰而渺远。
         在电话里,梅还说:“融融,这次会后不用急于回去。接着参加县举行马拉松...

七月十六日:团干生涯——第五章学习19(融融)
             信写好后,我就往邮政所走去,想用挂号寄出。
             当我走到邮政所的时候,搞投递的樊主任正在拆着县邮政局刚送来的邮件包裹。我不能眼看着等,就上前帮忙,好让他完成后快点儿办理我的挂号信签字。
             就在我帮他分类的时候,老练、眼尖的樊主任发现有我的一封挂号信。他拿了起来,看了看信封,高兴对我叫道:“融融书记,你看,这是谁的信?”他将信的封面对着我,举在空中让我看,接着说:“这是我那表弟阿康寄来的。这家伙真的快啊!莫非他闲暇了吗?前天,阿芳表妹来我这里问有没有信,说难道阿康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