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爱》转载2007-09-23 11:16

    题记:太阳每天都照耀着大地,阳光下每天都上演着明晃晃灿烂的爱情。可也有一些爱却总幽浸在月光中,但她同样挚烈,同样刻骨铭心。只是,也许一生都不能沐浴到阳光,只能在心灵的深处才无拘无束灿烂地绽放……
1.
    豪华的“沃尔沃”大巴终于从北京拥堵的四环路上驶进高速,我的心情也随着开阔的视野平和下来。3个小时后,就能到达千山了,到达这座半年来令我魂牵梦绕的城市。
    今天是中秋节,一早我便和爸妈撒谎,说要去天津,晚上不能陪他们团圆了。爸妈一面说没事没事工作重要,一面却在慈祥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失落。去年中秋就是他们老两口独自过的,那时我刚和于晓萌分手,心情极其郁闷。怕影响他们的情绪,我便慌称加班,一个人跑到八大处的佛牙舍利塔下颓坐了一夜。那次是我长这么大最黯淡最凄凉的一夜,晓萌终于撇下我去拥抱她的幸福生活了。虽然从无意间看到她网恋记录的那一刻起,我就预感到我们的婚姻可能要破灭,但它毕竟来的太快些。有一种观点认为,婚姻也是一份合同,有缔结就有变更,夫妻双方谁也无权阻止对方,去追求更幸福的爱情的权利,虽然作为一个善良的律师,我从理智上非常明白这一道理。但人毕竟还是情感的动物,3年来朝朝暮暮的恩爱,怎么能一下就被别人抢断了呢?我揪心地痛,感到从未有过的寒冷。就这么着折腾了一夜,不过在日出之前,我还是想通了,我决定面对现实,无论从理智还是从情感上都原谅晓萌。是啊,身旁古塔上慈悲的佛陀不早就昭示过我嘛,娑婆世界的众生都总这样颠倒梦想、朝生暮死的,哪里有什么绝对的永恒呢?缘分尽了,也自然该分手了。
    “先生,您的水。”大巴上漂亮的乘务小姐打断了我的思绪,她微笑着递给我一瓶“娃哈哈”矿泉,“今天是中秋节,我们送您一个小月饼。”
    “哦,谢谢你,几点到千山啊?”
    “7点半吧,能赶上吃晚饭。”小姐微笑着说,虽然离北京很近,但千山的普通话还是和我们不大一样。
    语思和我聊天时,也偶尔会蹦出一两个千山的音调,她的声音极其温柔,每次搁下电话,我都会在脑海中回味好一阵子。我和林语思是在一个文学网站相识的,我常在那写一些嬉笑怒骂的东西,而她则写非常优美的诗和散文。她喜欢我的坦诚与幽默,而我则欣赏她笔下的那份真情和浪漫,我们常相互写点真挚的评语去赞扬对方,这样一来二去便熟识了。这些也许只是表象上的理由,在后来的发展中,我越来越意识到,其实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让我们彼此靠近,进而深深融入了对方心灵的。或许是上辈子,或许是万劫以前,我们一定是最最亲密的伴侣吧。
    缘分的手安排我们相识的同时,也给我们的相知、相恋创造了条件。语思的丈夫是个医生,被派往非洲参加医疗援助一年多了。一轮明月下,两个不眠人,我们常常网聊到深夜,下网后还要发短信互道晚安。聊天的内容从欣赏对方的作品逐步演变成珍爱对方的人品,直到最后形成爱的默契。尽管我知道他们的夫妻感情不坏,我不该闯进她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但最终我还是放任了自己的感情。
    可时至今日,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和语思的感情。虽然那实质上就是爱情,但我竭力避免这么去想,因为我知道,作为人妻的语思,是不能再拥抱另一个男人的爱的。
    我并不是一个保守的人,离婚后也接触过一个女孩,她有男朋友,但我们还是很自然地进行过交换体液的活动。虽然肉体的接触达到了负距离,也很销魂,但情感上却总不能水乳 交融。说白了也就是图个一夜情吧,所以几次以后便不再联系了。语思给我的感觉则不同,就象她的网名“小雨丝”那样,总让我不时地为她的清纯、淡雅、多情和善良而感动。我是从灵魂深处喜欢上了她,但并不渴望她的肉体,因为我觉得肉体的欲望会玷污了她的纯洁。
    现代人的感情生活复杂而多变。我和晓萌也是海誓山盟地过来的,可结婚2年后她就爱上了别人。我记得她当时的聊天记录里写到过:
    “我爱你,也爱老公,而老公是我的最爱,原谅我吧,我们只能保持这样的距离。”
    我知道,此时的语思或许和当时的晓萌一样的心情,同时爱两个人,两种爱都情真意切。只不过晓萌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我而投入他的怀抱,当一切都挑明时,我问了她一句话―――你现在最爱的是他吗?晓萌犹豫了半天木纳地点了点头。我极力忍住内心无涯的酸楚,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好,那我们离吧。   
2.
     嘀―――,手记短信响了,“今晚回父母家吧?好好陪他们过中秋呦。我要看着你的照片静静地度过相思的夜晚,晚上累了就早睡,别来电话了,我会默默地想你的,吻你!”
    我心里一阵热潮涌动,赶忙回复,“不,说好了这个中秋一定要守候在你身边,不再让你孤独,我回到自己这边就给你电话,等我呦小雨丝。”
    合上手机,我的心砰砰地跳,大巴已过了收费站,正朝千山市区驶去。我没有告诉语思我来千山,我只是来偷偷履行一个承诺,一个在中秋之夜近距离守候她的承诺。那是前两天聊天时我决定的,她说她先生出国后就特怕过节,什么春节、五一、十一,越热闹的节日她越感孤寂,这个中秋又只能在思念中孤身度过,说着说着便啜泣起来。我一听她哭心都碎了,慌忙安慰说那天我一定会守候着她,会相伴她左右,不再让她孤独寂寞。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要去千山,但偷偷地去,不让她知道。当然,语思是听不出来我的计划的,她理解的是心灵上的守候吧。
    我不是不想见语思,其实我们早计划过见面的事情,只是我不敢付诸实施,我不知道见面后会发生什么,我对自己的意志力丝毫没有信心。尤其在这样一个家家团圆的浪漫秋夜,我们肯定会彻底放纵自己的情感的。精神上的爱已让我感到内疚了,想到晓萌和那个男人带给我的酸痛,我就更不能再从肉体上打破她的平静了。我和语思说过,很多爱是不能完美的,就让我们做一对精神的伴侣吧。
    夜幕降临了千山,这是座中等城市,虽不是很繁华,但没有了北京的浮躁和喧嚣。车到站了,门一开,立刻涌上来一群的士司机。语思告诉过我她的家:新华街,芳林小区,一座7层的楼房,她住在5层。
    “咱去新华街,走一环路吧。”我上了一辆的士,假装很熟悉地和司机交待着。
    的士在开阔的路面上穿行着,这的路虽然没北京宽,但由于车少,让人感觉十分畅快。这就是我爱的人生活的地方啊,就这短短的几分钟我已经爱上了这座城市。
    “到新华路哪里下?”
    “路南边,芳林小区。”快到了,离语思越来越近了,我兴奋又紧张着。8点多了,不知这会儿她在干嘛呢?
    下了车,右手边就是一个小区,对,我看见楼墙的牌子上写着“芳林苑5号楼”。我不知道语思住的是几号,但她说过这个小区只有两栋7层的板房,其他都是十多层的塔楼。我转过弯,一眼就看见屹立街边的两栋7层的楼,肯定就是这两栋了,我尽量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我得先吃点东西,然后在找个电话亭,我要在电话亭中度过这个浪漫而神奇的中秋夜了。
    随便吃了点东西,我又要了两瓶啤酒,和语思说好了,中秋夜我们要在一轮明月下一醉方休。她从不喝酒的,但这次要为我而醉。我又买了一张100元的IC卡,巧的很,两栋板房对面的街角处刚好有两个电话亭,上帝让我如此幸运,这里既僻静又能看到她的家。
    我看了看表,快9点了,“小雨丝在干嘛呢?吃饭了吗?我吃过饭了还陪爸爸喝了点,他们在看电视,我等会儿就回自己家,方便给你电话吗?”我熟练地发出短信。
    “在偷偷想你呢,随便吃了点,没胃口,打开电脑看你的照片。你多陪陪爸妈啊,别着急回,我不忍心占去你对他们的亲情哦。想你,想听你的声音……”语思马上就回复了。
    时间并不晚,但街上人已经不多了,有家的人谁又会在此时飘荡在外边呢。我又遛了一小圈,根据她以前说的她家的地理特征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基本断定她住靠东边的那一栋。但我始终不敢走进芳林小区,我怕万一碰到语思,我简直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的场景。
    一轮明月静静地悬在夜空,我凝视了一会儿,一种莫名幸福浸过全身。我的手在微微颤抖,插卡,摘机,拨号。她家的电话没有来电显示,我知道的,通了,我赶忙定了定神。
    “喂……”听筒里传来她特有的温柔的声调。
    -“嘿嘿小雨丝,我回来了,你干嘛呢?还看我照片啊,好感动哦。”
    “不是让你多陪陪爸妈嘛,又不乖了。我想着想着你就差点在沙发上睡着了,你喝的什么酒啊,还想喝嘛,我陪你。”
    -“爸妈睡的早,再说我惦记着你就回来了。我们一起喝酒吧,对了,你在客厅能看见月亮吗?阳台上能看见吗?”我急着想确认5层搂的哪盏灯是她的家。“要不你先到阳台上看看好吗?”我的声音有点发抖了。
    “哦,你等等啊,我去看看。”
    我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五楼的阳台,只恨父母没把我生成老鹰。天!是她,就是她,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闪现在五楼的一间阳台上,虽然不能看得很真切,但她照片上的身形已经融入我的骨髓,即使是在一万个人里面,我也能迅速分辨的出。
    “来了,看到了,好大的月亮呀,还看见那一头你呢,正傻乎乎地冲着月亮笑。对了,今天你那怎么有点吵啊。”
    坏了,虽然这里比较安静的,但毕竟是街上,总是有些响动的,我忽略了这个细节。“哦,我开着窗户,下面很多人在赏月吧,可能声音比较大。”我胡乱解释了一下,“我给你寄的月饼吃了吗?你就 当我在你身边,凝视着你,和你说话,乖乖的一定要开心哦。”
    “我能感到你就在我身旁,你的话要把我熔化了,好想你。那两个月饼都在这呢,一个是你一个是我,我哪里舍得吃呦,我要珍藏一辈子。”
    -“别,那还不成化石了,嘿嘿。你今天的声音好温柔,我好像看到了你的模样。”我拿着话筒,靠在电话杆上,深情地注视着她房间,和她说着话。她绝对不会想到,就在几十米以外,就在她的脚下,她的情人会如此近距离地守候这她……
3.
    夜渐渐地深了,月亮好像害羞似的躲到云层后面去了,我不停地交叉着麻木的双脚。周围的商铺早都关门了,楼宇的灯光也大都熄灭,路灯下的我显得比较突兀。
    我们的喃喃私语仍不知疲倦地进行着,我已经喝光了一瓶啤酒,语思也微有醉意。突然,她房间的灯光一下子熄灭了,我的心好像立刻就失去了依靠。我不能看不见她,虽然我知道她仍在屋子里,仍含情脉脉地和我说着悄悄话,但有了灯光我才有温暖和踏实的感觉。于是我说到:
    -“你现在是开着灯还是关着的?我开着灯和你聊呢。” 
    “我刚关了灯,在黑夜中能更真切地感受到你的存在。”
    -“哦,是吗,你还是开开吧,我想让月亮神能一下子看到我们两个人的灯光,能保佑我们,保佑我们的爱。”
    “呵呵,你真好玩,亲你一下。那我再开开吧,月亮神一看就知道我们在谈情说爱的。”她说完灯果真又亮起来,我的心又充实了起来。我们又无拘无束地聊着。
    一阵警笛的呼啸声由远而近地传来,一辆依维柯警车从旁边那条街忽闪过去。语思好像觉察了什么:
    “咦?怎么我这过警车,你电话里面也响呢,呵呵呵呵,我喝晕了哦。”
    -“嘿嘿,我听见了,是来抓你的吧?未成年人喝酒可是犯法的呦。”我想用调侃的话语来消除她的“幻觉”。
    “你才是未成年人呢,是我可爱的小宝宝,嘻嘻。不过刚才我确实听见你话筒里面的警车声。你多穿点哦,天凉了别冻着。你困吗,不会影响你上班吧?”
    -“不困不困,你困了吗?要是困了你就说,我们就不聊了,女孩熬夜会变老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实在不想就此结束我们的通话,午夜12点了,放下电话我真是无处可去,我不想流浪在街头。
    “不,我要听你的声音,即使睡着了也要你吵我,否则我会难过的。嘻嘻,我好缠人是吧。”
    “调皮的小家伙,那我就放心了。”就这样,我们又继续聊了起来。
    刚才还时隐时现的月亮一下不见了踪影,一阵秋风刮来,我打了个冷颤。怪我,忘了多带件衣服,站了半天肚子也饿了,早知道刚才多买个烧饼也好啊。又一阵风夹着片片落叶扫了过来,同时落下的,还有几滴雨点。一滴,两滴……唰啦啦,一下子就下大了。我刚想先挂掉电话暂时避避,还没等我开口,语思便说到:
    “我这起风了,下起了雨,有点冷,我要你来抱着我,想躺在你温暖坚实的胸怀里。”
    -“哦,我也想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让你依偎着我,轻轻抚摸你的头发。”
    “你那也下雨了?我听见话筒中又刷刷的声音,是吗?”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嗯…对…好像是在下吧。你还躺在沙发上吗,要盖点东西哦。”正说着,不知是不是刚才那辆警车,又呼啸着从那边过来,我猛然想起应该把话筒捂住的,但好像有点晚了。
    “无住,你在家里吗?我怎么觉得今天你的声音有点异常啊?你……”
    -“在啊,这么晚了我还能去哪啊,我怎么了……”我还没说完,语思就打断了我,“你稍等一下,我去个wc。”
    这时,我看见五搂那盏唯一亮着的灯再次熄灭,也差不多了,聊了3个多小时了,我们都有点疲倦了。要不一会儿我就和她告别吧,让她在幸福的回味中甜美地睡去,而我呢,找一个旅馆,或者通宵影院什么的凑合一宿吧。反正我的诺言也实现了,身体虽十分疲乏,但心里可充实了,为了我爱的人,我心甘情愿。
    叮……一阵清脆的铃声划过夜空,这么晚了谁打我手机?我赶紧掏出来―――小雨丝,屏幕上显示着来电者的姓名。怎么是她?怎么突然打我手机呢?
    “喂,语思,在厕所吗?干嘛打我手机啊……喂,听的见吗?……怎么不说话?……说话啊”
    听筒那边传来抽泣声,开始还强忍着,我一喂,她便失声哭了出来,“无住…无住…你等等,你把电话都挂了,我……等会儿打给你。”语思已泣不成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她怎么了?怎么一下子这么伤心起来?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浑身都湿透了,先到屋檐下避避雨吧。人生有时真的很神奇,去年中秋我独自在山上,今年中秋又跑到了千山来,看来我此生是注定和山结缘了。好冷啊,去年是心里冷,今年心里倒是热乎乎的,可身上实在是冷的要命。语思怎么忽然就哭了呢?难道……
    就在此时……就在这个风雨交加的时刻……我看到……我真真切切地看到,她,语思,从飘摇的风雨中一步步地朝我走来……
    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她终于发现了我,她打手机是想确认一下电话亭下的那个身影是否就是我,而她,估计就站在熄灭了灯的阳台上看我接手机的反应。
    她跑了过来,脸上淋着雨,淌着泪。我的腿好像失去了知觉,分明想动却迈不开步子。十米,五米,两米,她顿了一下,然后我们不约而同使劲抱在了一起……我不顾一切地吻她,吻她的头发,她的脸颊,她的瑟瑟发抖的唇……
    雨停了,月亮又露出了圆圆的脸,她看起来更近更清晰了,好像伸手就能触摸到那斑斑点点的环形山。
    我逐渐松开紧箍着语思的双手,她依然轻轻地闭着眼睛,还陶醉在幸福的拥抱和亲吻中。我用双手从上到下抚过她的头发,“看你,都湿透了。”
    她慢慢睁开眼睛,清澈的眸子里还闪着泪花,她的双手从我背上慢慢滑下,拉起我的双手,“走,上去,我们回家吧,她用略带颤抖的嗓音缓慢但又坚定地说了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是啊,多好啊,回家,回到那个温暖而舒适的家,那个前世共有的爱巢。语思后退一步,拽了一下原地不动的我,“走吧。”她眼里闪着渴望的光芒……
    皎洁的月光缓缓地倾泻到大地,我俩浑身都披上一层金纱,此时的世界,只有月光,只有我和她。月光下的爱情啊,我不知该停留还是该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