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1. 最新日记

  2. 日记

    1. 我的日记
    2. 我的文章
    3. 网上转载
 

我的文章

民事诉讼状
2007-08-23 15:52

民事起诉状 
原告:连**,男,1983年5月出生,汉族,昆山木林森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职工(业务),住昆山巴城镇石牌。
      王**,男,1982年5月出生,汉族,昆山木林森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职工(会计),住昆山巴城镇石牌。
      肖**,男,1982年5月出生,汉族,昆山木林森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职工(制版),住昆山巴城镇石牌。
被告:昆山木林森包装材料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潘**,董事长兼总经理。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立即支付三人离职后的全部工资; 
2、判令被告为原告一次性补缴原告在职期间未缴纳的养老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医疗保险费、工伤保险费及住房公积...

情书
2005-09-03 00:00

亲爱的某某:
    你好!喜欢你很久了,真的很久了。
    当然,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强奸会犯罪。我绝不会强迫你也喜欢我。我会默默的爱你,永远!
    为了更多的了解你,请你在以下的四个选项中选择一个可能成为你男友的人名:
    A毛泽东 ; B 岳飞 ; C 我 ; D 孙悟空.
    如果这道题另你大伤脑筋,请放弃。但一定要做第二道题:请在如下四个选项中选择一项:
    A  我做你男朋友 ; B  你做我女朋友 ;
    C  咱们搞对象   ; D  我俩谈恋爱   .
    如果你嫌我太穷,没关系,我可以和朋友合作当男妓,他工作,我管收钱。不过...

扣肉盖浇饭
2005-09-03 00:00

材料:猪五花肉 120 克; 卤蛋 0.5 个; 笋干 50 克; 辣椒少许; 小黄瓜 2 根; 蒜头少许。
佐料:(1)八角 一粒;酱油两大勺;米酒一杯。
(2)盐少许。
(3)香油一小勺;醋二大勺;糖一大勺。
做法:(1)用醪糟将五花肉肉皮向下放入浸过后,干锅放油烧开,再将五花肉放入略煎至肉皮泛黄,再加入调味料用小火煮五花肉至熟软捞起切片即可。
(2)将笋干洗净,先用沸水烫过,捞起沥干水分,起油锅,爆香辣椒,放入笋干拌炒,再加入三分之一杯水及调味料,煮五分钟即可。
(3)黄瓜洗净,用少许盐腌约20分钟后切长段再切四半,
然后用刀背拍过,将小黄瓜及调料一起拌匀即可。 
...

故堂记事
2005-07-18 00:00

故居的老堂屋已于几年前就拆毁了。如今只能见到它的宅基,并通过回忆来留恋它昔日的风采。
    故居的老堂屋是家族老宅的一部分。老宅是前辈们建的,只有平房,黑压压地占着整块地。白的墙,灰的瓦咿咿呀呀的大门。老堂屋在老宅的西北角,堂后是大片的树林,有各种各样的树。老堂屋和树林,构成了我童年的乐园。
    与整片宅子比,老堂屋很小很小,小的以至于在夜里,挑一盏油灯就能照亮整间屋子。尽管它很小,然而在老宅中的地位却举足轻重。它担负着家族议事聚会和祭祀的重任这在上辈人的眼中,是神圣的,不容侵犯的。
    跨进老堂屋的大门,直入眼帘的是西北面墙壁边一张结实的工作和悬在墙壁上的神龛,供桌两边...

家乡
2005-07-13 00:00

家乡

    家乡蒿沟,对于我自以为很熟悉,虽然我的年龄与“他”的年龄相差很远。
    如果不是命运的安排,我是不会称蒿沟为家乡的。清末时,我的高祖辈们随同他们的同乡一起举家移民至此。那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一次移民潮,即所谓的“湖广添陕西”。我直到现在还怀疑我的高祖辈们的眼光:为什么将家安在这个地方?难道是这里比原先老家好?我不得而知。
    蒿沟是个小地方,小的以至于《汉阴县志》对它不曾记载。
    然而我毕竟在这里生活了18年。这里有我童年的欢笑,这种感觉是超越时间与空间的,也是不能用相对论来解释的,无论是广义还是狭义的。
    这里除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之外,基...

窥星阁志
2005-07-13 00:00

              窥星阁志
  窥星阁位于汉阴城南的月河河畔,始建于宋,后来历朝都对阁身加以了修葺。这是《汉阴县志》上所记载的。
  真正目睹窥星阁的真容是在8岁那年随母亲进城,老远就能欣赏到它的雄姿。待走近后就能透开青砖上的脉络读出历史的沧桑。由于年代的久远,阁身那风化剥落的墙壁上显得色泽灰暗。一些青砖上的光已经剥落许多,宛如妇女们脸上的黄褐斑,也许窥星阁也应该服用“百消丹”了。
  不久以前,我光顾了一次窥星阁,感触颇深。文物古迹所特有的古色古香已经被脏和乱代替,是我心中顿生一种莫名的悲哀。
  最近,偶然听人提及将要休整窥星阁的消息。我不知道该是喜还是忧。休整无疑...


2005-07-13 00:00



    陕南的冬天较北方来得晚,已是12月中旬,才觉的寒气逼人。帮母亲将新的挂历挂在墙上,才想起,倘若是在北国,则早已是玉树琼枝的时候了。
    取下旧的挂历,不小心跌落在地上,散开,就象北国树林里的初冬的秋叶。
    一页,又一页。拾起散落在地上的旧挂历,有一些上面是写着字的:有的写着当天要办的事,有的写着一个新朋友的地址与电话号码,有的写着哪一天在画报上看到的值得记下的句子。这些事都过去了,象生命的树飘下的叶子。
    一年的事有些是值得回忆的。挂历上有的字应搬到日记本上去,但也有许多日子并没有留下痕迹。
    写字桌上、抽屉里的许多旧书杂物,一些曾经颇值得...

邂逅
2005-07-12 00:00

               邂逅

  初冬的一个早晨,天气出奇的晴朗,更显得天气愈加寒冷了。
  我一个人在小道上跑步,道路两旁的树都脱去了绿的伪装,象一位孤独的老人矗立在路边生出以股孤独的苍凉感。
  初冬的的人们 特别庸懒,已是清晨八点钟了,但道路上仍很静寂。突然,一声轻柔但异常清晰的鸟叫传进了我的耳膜,打开了清晨的寂静。我感到很是奇怪:今天这样寒冷的早晨,哪儿来的鸟鸣声?
  我寻声望去,终于看见了一只不知名的小鸟蓬松着羽毛用纤细的脚站在一块白森森的石头上。那无法再黑的眼睛定定地望着我,嫩黄的小嘴优美的张合着,好象在冲我唱一支歌。
  我呆了!这只小鸟在和我如此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