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女友日誌2008-02-29 02:45

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快我就成了“大龄未婚女青年”,似乎就在昨天,十八岁的我们还在互相调笑,一定要在22岁之前把自己嫁掉。
  想起那个恋爱季节,初入世,纯真,热情,执着,肯为追求爱情牺牲自己,不计回报,只为着能跟所爱的人在一起。至于爱着的人,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爱他什么,值得么,全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是的,那个如花的季节,才是恋爱的好时段。如果一鼓作气,就嫁了。从此也就安生了,再不用为情所困。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适当的时候,碰到她的心魔呢。那个人,不管他是谁,他没有在彼时彼处出现。这能怪谁呢。于是,就错过了最该绽放的季节和年华。

  慢慢就成熟了,长大了。不一定受过什么具体的挫折和伤害,但看着、听着,就圆滑了,世故了。也有了热心人在旁撮合,朋友间聚会也能碰到几位适龄男子。可这时候,会有意无意地想到,他来自何处?城市?农村?学历?工作单位?经济状况?发展势头?心中悚然惊觉,不,这不是恋爱,这是,找、对、象。

  找,多了许多人为的因素,因此不再有全情投入的可能。开始问自己,适合么?值得么?为他付出一些,马上想看到回报。在这样的心态之下,首先自己的身份是一个都市成年人,而不是一个怀春的女子,很懂得自我保护,少了欢乐,不再是“恋爱”那么回事了。有时也很想释放自己,投入地爱一次,找回那恋爱的季节。可毕竟也奋斗了一段时日,已有的身份和地位来之不易,跌跌爬爬才学会的自控与矜持不容小视。想放开胸怀,又谈何容易,况且,那要与我演对手戏的他,值得我为之失态么?真的难说。

  找不回那旧日时光了。那时,一朵花,一句甜言蜜语,一个也许永不会兑现的承诺,都会令我欢呼雀跃。而现在,再也不会被虚浮的表面文章所陶醉,也就越发不易被讨好,令想有所表现的人觉得无趣,也就知难而退,也就越发没有故事。

  造物弄人,我在不知不觉间无可奈何地错过了恋爱的季节,又因为心有不甘而蹉跎至今。有时也想抱怨几句,可是细想想,上天是公平的,没有给我爱情,却给了我所爱的事业。可人就是这样子,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向往的,所以,我还是期待,重回恋爱季节。
                                                          沈志成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
                                                        写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