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过客2012-04-03 21:49

 

 

 

成都过客

 

■李爱兵

 
我住在湖南的一个偏远小山村,距离城市虽说只有四十公里,但因交通落后出入非常不便。正因为如此,出外很少。2012年春,工作需要,我去了一趟成都,在公差的一天空隙里,和同伴们进行了简约的一日游。
四川的成都市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早在三国时期,刘备与诸葛亮在此“天府之国”建国立业。“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武侯祠是外地游客必经之地,就在二环路边,红墙褐瓦,千年古木郁郁葱葱,几经变迁,已不是当年的“丞相堂前柏森森”了,倒是依然存留着几分沉重和阴郁,与墙外的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跟随导游步入武侯祠,“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家训和忠心可鉴的武侯心志在那个时尚的导游缠绵的解说中,我总觉得少了那种崇尚和敬畏。倒是阿斗的塑像来源却久久不能忘怀,只为武侯祠还供奉了刘皇叔刘备和孙子刘睿两尊塑像,唯独不见那个“阿斗太子”刘禅,导游带领大家绕到旁侧一个角落里,指着那个斑驳嶙峋的大树桩说,这位“乐不思蜀”的昏君,成日沉湎酒色不理朝政,亡了国还恬不知耻,后来的雕塑家纷纷不肯动手雕琢,说刘禅乃“朽木不可雕也”,弃之于地,任后人评说。当地人如此尊重历史,留鉴后人,可见一斑。游四川,不去看看李冰父子的都江堰是一种缺憾,但在杜甫草堂可以补偿。
杜甫草堂相对武侯祠要大很多,也在二环路内修建成了宽阔的杜甫草堂博物馆,园内草木葱茏,景色宜人。只是杜甫茅屋的简陋丝毫博不了游人的同情,同行美女说,哟,杜甫的居室居然在二环路内,而且还是三室一厅的套间呢,门前还有这么多自留地,还有流水潺潺,花开鸟鸣,要是在现在可是价值连城啊!“少陵草堂”那尊清瘦无比的杜甫铜像成为前来观光女人必摸的对象了,为啥子呢?因为杜甫的削瘦可以达到美女的心愿——减肥!特别是杜工部老人的胡子可是摸得溜光发亮了哦,四川人爱打麻将,摸胡子可以“多胡牌”呀!坐落于繁华都市之中的杜甫草堂,清幽沁人,才早春二月间,满树不知是腊梅还是春桃的花儿,一簇一簇的,竞相奔放,鲜艳缤纷。“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三吏》《三别》之后,只有消瘦落寞的杜甫端坐在草庐之中,神色黯淡。
四川的道教最为盛行,原本计划去青城山或者峨眉山的,一睹寺观风采,奈何同行身体欠佳而作罢。我们在导游的介绍下象征性去了青羊宫,算是拜访了成都的宗教圣地。青羊宫又名二仙宫,传闻吕洞宾和蓝采和在此羽化升天。道观并不大,可是成都道教中心,香火隆盛。我在观内小道士那儿学到了道教礼节:右手握住左手大拇指,呈现八卦图案里的阴阳鱼,面对眉目按额头按心口,不得践踏门槛,并问候“无量福尊”——相当于佛教里的“阿弥陀佛”。只是想不到道观里的道士都是敛财之人,百般劝说游客“点莲花灯”消灾祈福,价格99、199、299元不等,扫了大家的兴致,退避如祸了,但凡景观,只要沾染商业气息,必是如此,不如早闪罢。
四川物产丰富,素有“天府之国”称谓,没有大工业的西部省会成都,自然市井繁华,最有名的当属“宽窄巷子”和“锦里”。古香古色的胡同里弄,曲折迂回,街道设计原始简约,古风尚存。只是经济时代的消费很高,四川风味小吃尽集于此,让那些游玩的有钱人后悔自己少了一个好胃口!而且川俗民间文化,也是尽显其间,奈何回程票已订好,我等又是乡村之人,这些里弄远比江苏的周庄和云南的丽江要小家子气了,随意走走,也就打道回府。
回到成都火车站,发现这里二十四小时都是一个拥挤不堪的地方。中国人口多,四川尤甚,到成都来,流动的人是一道最为繁华的风景。用四川话说就是:有啥子可看的嘛?不就是看人喽,区区(处处)都是人撒!作为一日游的我,也只能是成都过客的管中一窥吧。
 
 
 

2012、02、26、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