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的摄影和文字:生如春花2012-04-03 21:44

 

 

 

 

 

 

生如春花

 

□李八仙

 
人的心情往往受外界因素所左右,天气只是其中之一。今年春上多雨,连绵的阴霾笼罩了狭小的校园,局促围墙内的斗室里,我感觉只有没日没夜的工作,听不到内心优美的歌声,看不到生命灿烂的色彩,人如机器一般按部就班过日子。少了一份沉静的思忖,生命,我总觉得便少了一份绚丽的光泽。
清明假期的天空终于放晴了,走在回老家的路上,我看见久违的田野冒出的蓬勃生命,从一株株油菜花里绽放黄金般珍贵的灿烂。那些金黄金黄的油菜花儿,虽经阴雨寒风的浸淫,依然不改生命的初衷:沉静,顽强,坚毅,蓬勃,灿烂;只要春光一到,就会平静而努力地呈现原本的绿、鲜艳和芳香,就会在阳光下展现本来的歌唱和色彩。村庄那些农舍门前的桃儿、梨儿、李子儿,仿佛钻寻在温煦阳光的空隙之中,微风里轻拂柔嫩的手臂,竞相露出那一张张久违的笑脸,哪怕只是几日灿烂的花朵,也要尽情奔放。站立山岭,放眼远望,我看到那些经过严寒酷冬的山茶、水桐、杨柳、樟梓,都钻出了嫩芽儿,碧绿的新芽儿在朗朗晴空下熠熠生辉,鲜如新生儿明亮的眼睛!阳光下,来往的农人扛锄荷担,在啁啾的鸟鸣里,播种年岁珍贵的种子。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热爱与痛楚的生命,在春天,得到了最美丽的展现,也得到了最自然的回归,更得到了最真切的诠释。
回到老家,老屋大门上挂着锁,邻居告诉我,父亲去外地为老祖宗清明祭祀了,母亲不知在哪儿,估计是摘茶叶或者输液去了吧。他们今年都已七十岁了,身患多种疾病,却依然耕作不辍。特别是母亲,前些日子检查右膝盖骨质增生,疼痛了一个月,服药治疗稍好后,竟然拖着病体到地里去挖土。用她老人家的话说是不愿耽搁年月,特别是大好春光,母亲常说,人活着,就要劳作到老,到死,这才是生命的特征。要是一个人成天无所事事,如等待死亡的到来,那是多么苍白和没有价值的事情啊!当我好不容易找到母亲的时候,她因春寒咳嗽而平静地躺在一家乡村医生的病床上,满脸安详,她恬淡地告诉我,黄豆,花生,玉米都已播种,也挖了竹笋预备给我带回去吃,本想摘了茶叶为我们……结果受了风寒又病倒了!
陪母亲输液完,已是正午,阳光灿烂,春花怒放,到处一片鲜亮。正是大好春光之际,生命原来如此:从新生到凋零,从灿烂到残逝,从生到死……得失自然,荣辱自然,这才是生命的真实过程。花开的时候,用心去聆听;花落的时候,不必惆怅。只要给予春光,我就要灿烂,即使凋落乃至死亡的时候,也都无所忧患和恐惧。生命若轻若重,无论卑尊贵贱,春光一来,就共赴生机。人生在世,阴暗的时候太多,而我们缺乏的是隐忍和坚持,一生或短暂或漫长,泰戈尔诗云“生如夏花之绚烂”,其实,我看还不如“生如春花之从容”,清醒,恬淡,风雨无惧,冷暖自知,不管时光如何变幻,顺流而来活在当下,以自然之心,平和之心对待生命,当属生命之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