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兰之境2011-06-25 10:11

 

 

幽兰之境

 

■李爱兵

 
世间万物,以生命之蓬勃最为精彩。桃李开花结实,蚁蝼勤勉生存。生命既是一种负累,又是一种享受。在生与死之间,人类总是以一种最高级的生物体而沾沾,生命复杂纷繁,但活法并不一定精湛。就如简单的植物,往往蕴含着深邃的生命哲理,于沉静之中自有思想者的姿态。
年近不惑的人,生命应当成熟。上有老,下有小,可谓盛年。正如经书所云,到了这种年纪,知道了从该来的地方来,到该去的地方去,自然而安静。尽管工作平平,生活平平,家人平平,但一日三餐,按时上班,日子周而复始,我自认为这是一种美不可言的常态。周末,就是我那富足而自在的宝贵时光。特别是夏日那万物葱茏、竞相奔放的乡野,呼吸无处不在的自然之风,行看牛羊悠然食草,乡亲们如炊烟一般泰然若素,父母仍然健在劳作,我的心底里油然而生温馨的幸福来。偶尔,便有友人叹息我山村小学教师的寂寥,他们善意的劝谕如风般吹皱我内心的湖面:生命应该向上攀高,独守山林一生到底值不值……我每一次努力恢复的心境总被风乱,左右摇曳,涟漪圈圈。此时,只有天地间的无言植株,才让我找回生命的真谛。
这一次,打动我的是一株极其低微而平淡安详的小兰花儿。时值六月,小小的兰花儿兀自盛开在同事三楼的阳台上,喜爱花花草草的同事阳台上,大大小小的钵盆里盛溢着心境。那日,我第一眼就看见了洁白的兰花儿,自在开花,幽香徐徐,如沁如歌,让工作劳累生活劳顿的我倏地收获一丝慰藉:原来生命可以如此卑微而又可以如此芬芳,原来生命可以如此低落而又可以如此淡雅的!其实每个人心中总有一个魔,也总有一个佛,两者不断论道,冲突,斗争,导致每个人总会产生出许许多多的喜怒哀乐的情绪来,既否定自己,又肯定自己。魔是风,吹皱湖面,让人痛苦;佛是水,让人自在安宁,回归自然。在生命的背后,每个人都是寂寞的,但在思想者的时空里,寂寞也是一种境界。就如那喜爱生活在低微之处默默无闻的幽兰,她的生命哲学却是那么深邃和辽远。
生命总是在一种长短不一的过程里追寻各自思想的境界高度,你看到与否,都同样存在。没有高低贵贱,也没有万古长存,感动于天地,感恩于生命,却又回归自然,淡然处之。幽兰之境,在于独自开放,在于暗香缕缕,在于真实自然,在于宁静安详,呈现出生命的本色……
 
 

人生最大的一本书是社会,

人生最大的学问就是为人处世。

——《最大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