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9、10)惟爱添乱2006-07-31 00:00

 
9、


 
刘华离开后办公室就炸开了锅。
 
首先发言的是跑航运路线的小青年赵民。赵民是师范大学新闻系毕业高才生。
 
当时也在我身边实习然后我推荐留下来的。
 
“你们知道为什么刘主任从总编室出来不高兴吗?”

“什么事情”小丽这姑娘表示出极大兴趣。

“是关于昨天他的那篇稿子”赵民拿起电话准备联系线索。举着电话筒扬在空中。继续眉飞色舞。
 
“他昨天把一个纠纷案件没分清情况就给报出来了,当时在出版之前严总编问过他搞清楚情况没有,
他说发没问题,所以就发了。咯,就这条,今天报纸刚一出来就有不少电话打到了总编办公室,对方要求报社赔偿呢?”

 
“就知道他做事情总是瞎搞”小丽似乎还在为录文件生气。

“以后还不知道我们经济部会出什么问题呢,当时在晋升主任的时候,我们都希望张老师能坐主任这
样的位置,从人品和资历来说,张老师都比他强,我也不知道上层是怎么考虑的”赵民愤愤不平。
“大家还是做自己手头的事情,闲话不要扯得太多了”我眼盯电脑耳听八方。
 
“目前大家重要的是提高的业务水平,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做好本职位的工作,过多的事情不要讨论得太多。”我说这些话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别人听,总之听起来就有点怪怪的。

“我说张老师,你就不能在严总面前表现殷勤一点,不是学生说你,凭你现在的水平,那个胖子能比吗?他又能把什么跟你比”。赵民这小子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能当得了主任,就说明别人有过人之处”其实我心里已经无数次的骂过这个死胖子了,嫌厌了这家伙。“
 
现在大家不要讨论这件事,各自都做自己手头的事情”。 

“他除了会在领导面前拍马还知道什么,你没看出来最近他策划的那几个选题,哪一个选题有意义,你说你策划的那几个选题不仅在市民当中反应强烈,为报社也带来了不少经济效益,光那几天的报纸销售量就增加了5万多份,广告商是找上门的,在我们报社是破天方的……”赵民口无遮拦。

“都过去了,大家不要说了”我并不是不想讨论胖子的为人,而是在这些晚辈面前要摆出前辈的宽容。
 
如果是在我那帮兄弟面前,说话的品位可能就是质的改变。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已经打开了QQ。看到了一网情深那句给我的留言:‘想你在这无风的夜晚,你是否还记得曾经有个我’。激起了思维的转向。
 
让本来心情一下子又会到了吃槟榔的那个季节。
 
 
10、

结婚还没多久,就与柳萌那婊子吵过几次架后,就离开了那个破家。呆在办公室里QQ了一个通宵。
在那个通宵的夜晚,认识了一网情深,一网情深刚跟做销售的老公离婚,寂寞难耐。
 
我也把所有不痛快的事情向一个陌生人宣泄出来。
 
宣泄完的那一刻,总感觉比做爱高潮后还要舒坦。
 
网络那端似乎也同病相怜,玄乎地感动后,彼此就涉及对人性方面深刻的阐述,从工作到家庭然后就是隆重描绘性生活,并假设了N种他们做爱的方式和情景,附带还发了一些男欢女爱的图片。

在那个吃槟榔季节,一网情深来电话,告诉我已经到了豫章城的火车站,要求我马上去接她。
描绘她的衣容外貌和自己特别的地方,
 
到了火车站我没加判断就认出来了,见面后大家没有太多的寒暄。
 
含羞之类不是我们这个年龄阶段人应该有的。
 
我们拦了辆的士直奔豫章宾馆。
 
在房间里,朦胧橘光的照耀下,我们做了一回鸳鸯戏水。
 
腰下那根东西指使我,想尽快上床,进入她的体内。
 
一番折腾后,才听一网情深跟我说还没吃晚餐。于是我随便披了件衣服匆匆忙忙跑到楼下的肯德基买个“家庭装”飞快的上楼。

我发现一网情深吃东西的时候比鸳鸯戏水起码淑女百倍,让我欣赏到了她另一面瞬间美,同时发现居然吃这东西花费了半个多小时,腰下的那根东西又有点等不及。
 
腰下那根东西指示大脑,并控制语言系统,告诉她我想要了。
 
这骚娘们在此时还有给我送秋波,两只眼睛实在是挑逗得腰下那东西要爆炸。

 
上了床,我发现一网情深少妇功夫确实不赖,特别是嘴巴功夫,当时我就怀疑,这婊子是不是学过吐纳之之术。
 
在她身体上驰骋了近一个小时,伴随着“哎呀哎呀”的呻吟声,也多次听到这娘们歇斯底里的狂叫声,让我的得到从来没有过的销魂程度,同时也满足了她的欲望。
 
跟一网情深做爱,确实让我体味到了女人是个犹物。比柳萌那厮躺身下像头死猪的感觉快活多了,从这次后,重新又激发了我对做爱的向往。并有好一次柳萌厮杀的时候,还暗暗做过比较。
 
那天晚上我们总共没睡到2个小时,从晚上九点到第二天8点,我一直都在坚持着自己的岗位,工作得昏天地暗,上班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有点头晕目眩。  
 

纷纷扰扰是这个世间的特色,没那么多的是与非,就没有这么多的恩与怨。
 
就像彩虹,不是永远都能呈现的一样,它是变幻的,生活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