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7、8)惟爱添乱2006-07-31 00:00

 
7,


办公室里小丽还在日里万机地QQ,一双丹凤眼盯着电脑春情如注。
我思索状走进了办公室。
 “张老师回来啦,” 小丽妩媚地给我打招抚。


我于是应了声回来了,拖出椅子坐到电脑前。


总想静下心来,脑袋就是不听意志的指挥,手摸着鼠标鬼使行差的上了QQ。


上了后就肆无忌惮,把所有的不顺心的东西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在上面天南地北的吹嘘,把自己塑造

成一个上通中央,下知黎民百姓疾苦的成功记者,惹得网上另一端的MM催着要联系方式,最好是安排见面。


这么快就见面是不合适的,我对女人心理把握一向比较自信,在见面之前一定要弄得女人那地方湿润,要弄得她们母体发酵春水东流,见面后就省去了不少程序,做那事情会顺理成章……。


胡扯中不知不觉已是晚上10点了。想到今天采访的内容也该梳理了,草草率率的拟了个提纲,再把伟大的黄董升华一下,居然在11点23分完成了一篇传世佳作后才想到晚餐还没吃。


世界万物需要靠一种空间来容纳,人也一样需要精神的依托,生灵都是彼此依耐的。

 

 

 

8;
刘华胖子这几天似乎并不怎么顺气,从总编室出来就耷着个脑袋,像一只斗败的公鸡,鼻子里还“赤呼赤呼”喘着猪气,回到位子上把抽屉拉的“啪啪”响。
    
梨子今天打扮得有些夸张,“金毛狮王”的头发夹着黑色的蝴蝶夹,眼影描得漆黑,透过黑湫湫的双眼能见到一汪春水,脸上粉底打得像刷过的白漆,与她一身学生素妆极不相称。这样的打扮却吸引了死胖子眼球,把刚才从总编室出来的阴云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丽今天穿得可是真漂亮呀!”一脸的肥肉挤到一起像堆牛粪。


“谢谢刘主任的夸奖,随便打扮了下,一时兴起就描了描”,春意盎然于脸。


“张老师安排你什么采访任务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你跟我出差赣县怎么样?”眼睛有点发光,像头绿苍蝇。


“出差呀,我去不了,这几天学校可能还有一些事情”,心里面却在说,跟你去我能安全吗,话没明说但起到了拒绝的目的。


“那好,现在手头没什么事情就帮我把这份文件录上去,自己也试着改一下,年轻人还是勤快点好!”

 

刘胖子有点不甘心,为了能与小丽“从心沟通”就需要多为自己争取机会呀。说完这些夹着包匆匆忙忙离开了办公室,出门拦了辆的士。


小丽从刘胖子桌上拿过那份“关于银行人事制度改革”的文件,回到电脑面前气得脸上的白漆就要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