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6)惟爱添乱2006-07-31 00:00

 
进入黄天宝的办公室才知道办公室的豪华是什么气派了,古玩物就有不少,其中唐代的鎏金人物画银坛,通高24.7厘米,直径13.2厘米,腹深11.2厘米, 圈足径12.6厘米,全重为883.5克。盖面隆起,分成四瓣,每瓣冲出一只飞狮,并施以錾刻,衬以缠枝蔓草。腹壁分为四个壶门,分别錾有四个典故人物画,其画面为: 仙人对奕(棋)、伯牙俸琴、箫史吹箫、金蛇吐珠。其他的一些连我自认为在书法方面还算不错的也叫不什么名字来。

我没想到黄天宝还有这种嗜好,或说有这么高的品位修养,对古玩有如此高深的欣赏造诣,实在让我吃惊了不少。

于是就问张董对古玩也爱好呀,这个鎏金人物画银坛花费了不少钱吧。

黄天宝就说没什么啦,你看到几个古玩是一些仿造品为了装饰一下办公室,花不了几个钱,目的是为了让办公室显得档次高一点。

至于那壁画是我在街头上买的,我也不知道王献之是哪个,只是当时看到这几个字写得还好,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写的,花了1000买了下来,黄天宝把“花不了几个钱”似乎提高了语调,赶快喝了一口“铁观音”压住。

其实黄天宝可能并不是感觉写的字怎么样,只是王献之写的这几个字能认出来罢了,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把“佃”认成“田”。

“黄董,我今天来是想问问您在城南拿的那块地什么时候动,将来做成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我把“你”字在下面加了个心,念您,说出口来就有点后悔,感觉有点侮辱了自己。

于是想现在的社会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哪怕是你在开婊子房出身的,只要你有了人民币这东西,说话的声音不仅大且空旷特别是在人面前你的称呼和口气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变,你在别人面前也可加大语调或装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以致让人感觉你是个内容丰富的人。

其实黄天宝的内容也有十足的丰富,前几年还是一个在工地里做建筑包工头,捞及一些民工让他们没天没夜地在工地上日晒雨淋,年终民工回家过春节还不给他们发工钱。

那段时间刮取了不少民工的血汗钱,就民工工资的事件黄天宝在媒体上了不少的镜头,这些还不算什么,据对黄天宝生活比较了解的人描述,路边暗娼经常跟他回宿舍过夜。

黄天宝有一句名言:“人生就这么30000来天要及时快活”。因为有了这样的理论指导他,做起事情来也有理可依了,不计后果。

据说在前几年还带了一帮专门做“开发身体资源”的女人到广州深圳这样的沿海地区混了一圈,于是后来在他的那帮朋友中也给他取了个绰号叫黄炮,这个炮在行内是专门玩女人,“打飞机”,“打洞”之类的意思。

没想到几年后“衣锦还乡”做起了房地产生意。至于在沿海如何如何我也没去考究。

想到这些,发现黄董还在一个劲的海阔天空,于是我就接下去问了一些问题,并说明是写人物访谈。人物访谈就不外乎要谈到人物生长历程,经商人物更重要是人物对自身经济价值的一种思考,这里面就包括人物在经商过程挖到的第一桶金,资本主义国家把它成为原始积累,社会主义国家把它叫做资本积累,对将来人生的思考等等!!!

“还是多写顺大公司吧,我没什么好写的,多写一点我公司的项目”。黄总一副大公无私的态度,还有一层意思让我看起来感觉并不很好,黄天宝一双贼溜的圆眼在上下打量着他,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

对照顺大集团开发的水景为卖点楼盘项目简介与黄董探讨了两个多钟头,在这两个多钟头里,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他这句脱口而出的话,“做房地产就像看一个女人,女人不仅仅要有外质更重要的是实用”。

当然,对于如何实用我心知肚明,彼此之间可以说是心照不宣了,黄炮还在如何“实用”方面滔滔不绝,可想而知在这场聊天当中谈得最多的还是女人的用处,我为黄炮在女人身体道行高深感到汗颜。

从顺大集团出来,我回过头去看了看这块粘满了女人月经血的招牌,在余霞下衬托出猩红的颜色。

一路上在回忆刚才与那亲爱黄董的谈话,总想能记起点什么来着,可是思维却活跃在黄董刚包养的小情人月月身体上。

这婊子原来也睡过我的床,现在还能记起当初这骚婊子那句话,你能满足我身体的需要,他能满足我金钱的欲望,我感觉就是一种侮辱。

于是狠狠地骂了一句“臭婊子”才算解气,骂过后抬起头来发现已经到了豫章日报社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