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5)惟爱添乱2006-07-31 00:00

 
5,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柳萌已经上班去了,早点放在饭厅的桌上,稀饭和包子外加了一勺子的“汇元圣宝”,吃过了早点后感觉精神很清爽,走到柳萌的化妆台,对着镜子正了正柳萌跟他买的纯毛料西装,顺便在头上喷了“雅倩”,登上皮鞋夹着个公文包挤工交去了。
 
梨子在办公室电脑面前傻笑,笑了过后手指又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动,不用猜肯定是在QQ了,豫章城里的女孩不QQ的比处女还少,如果几个女孩在嘻嘻哈哈谈论的一件事情,十有八九就是与网友见面。
 
如果你到豫章城里跟女孩子们说我还不知道QQ为啥东西,她们不把你当成是一个稀奇怪物那一定认为你就是傻瓜.
 
我也吃过这样的苦,那时候我也不怎么QQ,认为在这种虚拟的世界上不会太有意思,即使是谈情说爱也是虚无飘渺的。
 
可是当我一旦投入,把网络当成是真实的世界,认定网线的终端有那样一个真实的人存在时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只要一有时间也就在QQ上胡说八道,实在也骗取了不少女人或是女孩的芳心,从中也尝到了不少甜头。
 
人往往是这样,对一个陌生的东西总有那份好奇的心理,总喜欢猜测那份朦胧的里面到底有什么,总想把他弄个清楚,但是如果一旦把她看清楚了得到了感觉那份朦胧就没了当初的冲动和热情了,我就是个这样的人。
 
梨子停下了葱尖般的手指接了铃声响个不停的手机显得有点急促。
 
“喂!你好,”语气似乎有点不太耐烦。
 
“就把我给忘了,我是轻舞飞扬”
 
“是你呀,有什么事情呀,我现在可是在上班呀!”
 
“在上班?这个一爱就错的不是你吗?”轻舞飞扬感觉是不是搞错了,声音中听起来有点疑问。
 
“是呀,我挂在上面没聊天呢,不说了吧,要不我们下班的时候再QQ好了”小丽有点害怕报社的老师说她不认真工作,怕实习鉴定不给她好的评语。
 
她完全没搞懂QQ跟实习鉴定是两码事情,重要的是能多与这些前辈们沟通。
 
这种沟通要像移动电信公司的那句广告词“沟通从心开始”,当然最好的是从身体开始,起码刘华这胖子就牢骚过小丽从来不跟他“沟通”,整天板着一副脸。
 
“对老师也太不礼貌了,现在的年轻人呀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像以前我在单位实习虚心向老师学习那个劲头,经常认真聆听老师对我的教诲,没有那段时间认真实习的经历有我现在的成就吗?现在的大学生实在是不像话了”。刘蛤蟆有些愤愤不平,一席话把当今的大学生都骂了一通,似乎还不解气,狠狠地喝了口“龙井”准备接下去批判,才发现所有眼光都焦聚在他熊胖的身体上就打住了。
 
“张魏大记者,你今天下午去采访顺大房地产集团的董事长黄天宝,看他在城南拿的那块地什么时候开始动,及时了解一下地产方面的动态有好处”。
 
刘蛤蟆把“大”字加重了语气,让我有点受不了,听起来就有点耀舞扬威。
 
“我现在要加大对房地产方面的报道,这一年来豫章城的房地产发展很快,我现在需要调整目前记者的工作状态,以后我希望大家多注意房地产方面的信息,特别是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动向……”。死胖子继续唾沫飞溅,一副新官上任的架势十足。
 
至于之后到底说了些什么大家似乎并没听进去,至少我没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