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远逝2008-03-07 21:44

忧伤就像一尾喜欢冷水的鱼,那种鱼,细长明黄色,很缓慢地在水里游来游去。这鱼肯定是悲伤的无奈的,他早就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本领,才能在海拔几千米的高原上艰难地生存下去。

我的忧伤和我的亲情,爱情,直接伤害造成的,我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我有一哥哥和一弟弟,而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在外人眼里我应该是爸妈最宠的乖乖女,而父母是个很守旧思想封建重男轻女,使我懂事以来从没有感觉到什么叫父爱和母爱,什么叫家的温馨,我这是这个家的赚钱机器!我常常怀疑我根本就不她们生的。

父母也不怎么待见我,总在抱怨我是个丫头,在好也要嫁出去。于是我唯一的希望就要好好学习,只有更加聪明,更加能干,将来考一流大学。于是我拼命地学,把所有能拿的奖状都拿回来,告诉父母谁说女子不如男。

91年我已优异成绩考上一所重点中学,可父母没让我上,因为父亲一字不认,在一次结算时一公司会计把4万元的货款当4千开给了父亲,霸道父亲无情终止我的学业,我觉的那年是我一生中最不幸的一个夏天,可那个夏天给我感觉是最漫长的最冷酷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的,秋风,秋雨,长且冷,而且愈来愈冷。

年少无知的我在商海里锻炼三年,要比同龄女孩成熟很多,漂亮,聪明,能干,懂生活,成了很多富家子弟的追求目标,都被我无情的婉言谢绝了,我还小不想恋爱,因为我还有一个读书的梦还没有圆。

18岁这年我终于考上一所河运学院,沉浸在喜悦幸福中的我独自背起行囊踏上求学旅途,在学院我变的天真浪漫简单,没有在商海里那么理智,看见身边同学悄悄恋爱,我也加入恋爱的队伍谈起恋爱,我爱上一个比我大6岁刚从大学毕业才任教5天的我的老师。我们谈了两年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们的亲密,浪漫,都是我开车拉他到离学校几十公里以外消费的。

日月如梭,时间一转眼就是毕业,毕业典礼上我公布我们的恋爱,然后我正大光明把他带回了家,那一段时间我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好事不长,老天第一次把不幸降落到我头上。我恨老天对我不公!
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三号公司有一条海轮打来电话说雷达坏了,上面都是日语看不懂,这时公司没人懂日语,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未婚夫,他学过日语,我很快开车去了他的学校接他,他连假都没来的及请,就被我拉到江边直奔海轮上,就在上货轮的一瞬间悲剧发生了,他撞到梯子上掉入了长江,我亲眼目睹我最爱的人和我生死离别的场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没人能体会到的,也许是那种痛换来我做未婚妈妈的决心!

人死不能复生,唯一我只能做到是对他赔偿争取多一点来弥补培育,养育他的父母,我要求我爸爸赔偿30万,父亲无法接受,拒绝赔偿,他的父母是个朴素,善良,农村老人,他们那有能力来对付我这财大气粗的父亲,万般无奈之下,我把父亲告上法庭。我用对亲情伤害换回了30万。
父亲对我的记恨在心亲手把我打造成一个,孤独,寂寞,可怜,可悲的女人,我一直把自己封闭到女儿4岁,朋友的劝说,自己慢慢也想通了,不为自己为了女儿,也该在谗试一次,就算是受伤也得伤一次吧!

在叔叔的介绍下我和他的学生也就是我的前夫结婚了,还没过上两年幸福生活的我,老天又次把不幸降临到我的身上,50万为我婚姻买了单,面对这样刻骨铭心的打击,我不在相信任何人,我变的孤独,冷漠,把自己封闭在UC上,在UC聊天室用忽悠来达到发泄自己的目的。我厌倦那样网络生活!在鲨鱼哥哥文章里 我找回了自己,决定要让自己回到正常生活中。

我开车回了南京总公司。和父亲敞开心扉的谈了一次,我已在分公司做了几的老总,厌烦了,我只想陪孩子过平淡生活,我想辞职,孩子下半年要上学了,女儿需要我,我把想法说了还没一半,就惹来了父亲大发雷霆,过激无情语言伤害,气的我夺门而去的时候,他追出来说我老公卷走的50万要用我的薪水来扣还。我停止脚步,告诉父亲在你眼里除了可怜的钱还有什么?

昨天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没以前那样的伤心,哭泣,反而变的更坚强,昨晚一夜没睡,我已决定离开,上午我去订了11号去北京的票,换个环境,从新开始打拼,绝不做那条生活在冷水中的小鱼,一直孤独地呆在无尽的忧伤里。

面对亲情的冷漠无情!爱情的冷酷残忍!这么多年积攒起来的忧伤和痛苦,突然分崩离析,我要卸下孤独,抛弃伤害,忘掉过去,离开网络,走进现实,从新找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