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冬夜抒心2014-01-09 15:19

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                     雨
    几乎是一夕之间,天儿就在瞬间冷了,真的有了冬天的感觉了!
    懒散了太久,越发地什么都不爱了。下班回家吃完饭,打理好一切,兀自坐于电脑前,却无所事事,想学教程看不进,极少聊天亦不想说话,随意地看了些好友的日志,竟生生地发起呆来了!待回过神儿来,思绪却也有些游离,想到一些人,一些事,渐行渐远……
    我想我是个不善联系的人, 再好的朋友平日里都不曾给他们打个电话或是发条短信问候一声,除了节假日。尤其是去汉三年,家乡的同学、朋友,几乎都断了联络,似乎我已将自己蒸发掉了一般,无处可寻。并非我不记得他们,心里都装着呢!谁哪天生日,都喜欢什么,可不都没忘记过,该送祝福的时候总是准时送到么?可就是这平常的日子却总是让自己孤独着,分不清是无心还是有意?权且不管吧!可难为朋友们却总是记得我的,电话也好,网络也罢,时不时地会问我一声,了解下近况,分享些快乐,倒让我真心感觉惭愧了!
    忽地想到思君兄,内心顿时涌起暖意了。远在山东潍坊的他,很忙碌,我们联系甚少,但却总让我倍感亲切,好似我的兄长,如家人一般。想着我们曾经是同行呢,深知他事业的辛苦,亦曾笑言去帮他的忙,给自家哥哥打工。只可惜相隔太远,见一面都是难的!偶尔网上聊天,也多是夜半了!聊起尽是关切,尤忧我的个人大事,每提及我总说快了,指不定明儿帖子就到你手上了,你红包准备得多多的啊!思君兄一脸笃定地说,再远我也一定到!一时间感动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
    说起思君兄,我不能不想到昊哥,他和思君兄一样地对我关心,而提及我另一半的问题,其言语彼此更是如出一辙!早在多年前,因为文字我与昊哥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尔后时时联系,直至我去了江城“闭关”三年,少有问候,但今年终于又再度联络了。想起在宜昌工作的某天晚上心情极度糟糕,去了KTV唱歌,又喝了些酒,昊哥知道后从江苏打来长途很严肃地要我立刻回住地,见我久没音信,又连续好几次打电话发短信,直至我安全抵达。想到那夜我是愧疚的!昊哥对我的关心不溢言表,可我却冲动地失了理性,让一时的情绪主宰了自己,说好的到家时间却迟了好久,让他深感失望!直至今日想起,我仍心有自责,无法原谅自己在大哥般的昊哥面前放任!
        又想到广东的文栋,我习惯了叫他蟹子,也玩笑般地把他称作我的宠物。蟹子的故事写的好,发表了许多,重要的是人品更佳,让我一度欣赏。蟹子很真诚,也是个热心肠,每有什么需要他帮助的,他总是二话不说,再忙也会抽空帮忙。文字方面我亦请教于他,他也不吝赐教,直到我全然明了为止。想着曾有许多个日子,我们一起分享快乐,互诉心声,其实他是比我年长的,但每每和他说闹逗笑倒让人感觉我们有些反过来,他成了孩子,而我却似个老人儿一般。蟹子朴实低调,却也是幽默风趣的,常常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尽说些啼笑皆非的话来,于是在他面前,我无以悲伤。时有感叹:有宠物的感觉,真好!
    前日里见了久未谋面的兄弟,人称他“暧昧”、“丁先生” 。想是真的多年未聚了,相见甚是开心!源于我的直性子,因酒与其结缘于街坊网,也基于此,曾写下《我和丁先生的兄弟情》。许是我真的没半点女子的柔静,又或是性格如男儿般过于爽朗,加之确系性情中人,竟成了个闺蜜没半个,兄弟一大堆的主儿!予朋友,或是喜,倘是以女儿论,只怕是哀了!而兄弟丁先生,更是形容我“极具男儿放浪之形骸”!于是每遇聚会活动,有他必有我!而若兄弟思酒,也定打电话邀我前去,却是找不出理由推脱的!现如今几年未见,原本为人低调的丁先生,倒是更加地深沉了,也不似从前地劝我举杯,而我,也早戒了许久了!想自己终究是几经历练,成长了不少,不能再如多年前样不懂事了!可仍旧怀念曾经与兄弟在一起谈笑风生、把酒言欢的日子!也相信,无论多久过去,丁先生,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
     思绪一散又是夜半了,就此落笔,想着我的兄长,我的朋友,我的兄弟,静静地入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