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聊四2006-10-10 21:44

    霜冷看后说:也许吧。应该寻找欢乐。霜冷:我有同感。高山流水:其实,我还想用更多的时间写作,只是没有灵感,不能硬写。霜冷:工作,工作。学校——家。高山流水:我比你更累,因为是男人。霜冷:对呀,灵感是瞬间的东西。要善意抓住。 霜冷:知道呀。要养家。高山流水:你教高中还是初中?霜冷:小学,高山流水:我也是教小学的。高山流水:后来改行了。霜冷:改行也好,多些人生经历。霜冷:喝酒吗? 高山流水:其实还是当教师纯些。霜冷:酒能助兴, 霜冷:教师单纯。 高山流水:当然喝,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 。高山流水:每天的应酬太多,有时自己都麻木了。霜冷:那是当代民谣。霜冷:你真的是要堕落了。高山流水:我是所谓的文化人,文友们要喝,我是所谓的记者,采访对象要喝 。霜冷:社会风气不好,要把握住自己呀。高山流水:难。霜冷:是呀,尤其要注意,注意形象啊。高山流水:要混个人模狗样,不应酬行吗?霜冷:当然不行。酒会坏身体的。霜冷:男人就烦劝。高山流水:你的情况也差不多吧,指交际 。霜冷:不交际的。开会多,认识人多。但都是教育界的。高山流水:你是个好媳妇。霜冷:夸奖了。高山流水:有没有找过情人?霜冷:没有,认识的人都是教师或是小领导,都很小心。霜冷:不敢尝试。高山流水:呵,好样的。霜冷:你呢?几个? 高山流水:以前有过一个,现在没啦,有也就没心事在网上聊天了。霜冷:什么好样的。也只是想想而已。霜冷:结果如何?高山流水:离婚离不掉能怎样呢。高山流水:她去了北京,我原地踏步 。霜冷:不该离婚的。玩玩可以。你认真了。也许你太爱她了。 霜冷: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高山流水:所以也就不想了,聊聊天吧。高山流水:你们的婚姻质量如何? 霜冷:想想未来,以后的风景也许更好。憧憬未来!霜冷:一般,凑合着。也满足。霜冷:曾经想过离,想想而已。高山流水:家庭可能都是这样,当我骨子里还是对婚姻充满浪漫 。 高山流水:你的孩子多大了。霜冷:人是动物,高级动物,都有非分之想。霜冷:我们不是什么都不问吗?问了你紧张。高山流水:好。霜冷:我也紧张。高山流水:还有一个问题,不知能还与你谈谈。霜冷:你的阅历丰富,老练。霜冷:可以的,虚拟的世界啊。高山流水:我觉得和面对面差不多。霜冷:这里自由,浪漫。不是吗?霜冷:是呀,一队一答。高山流水:那你问我吧。霜冷:不过,很浪费时间。高山流水:每天聊一点,日子长着哟。霜冷:问你,你想要什么样的情人?高山流水:有文化是第一个,年轻漂亮是第二个。高山流水:不对,更应该是有气质。霜冷:是吗?男人的通病。霜冷:应该有思想,有个性。高山流水:做情人不能太有思想。霜冷:年轻漂亮都会过去的。霜冷:为什么呀? 高山流水:气质不是所有漂亮女孩都有的。霜冷:对的。高山流水:太有思想都成哲学家了还谈什么情说什么爱。高山流水:我只凭感觉。 霜冷:我就喜欢哲学,但也想浪漫呀。霜冷:不是像庄周一样的,太透了。高山流水:所以关键时你可能就退缩了,因为退后一步天地宽。霜冷:太高了。高山流水:我也喜欢哲学。霜冷:确实是,曾经是。但也想留住友情。高山流水:我刚刚找到一个哲学网,上面有许多哲学书。霜冷:有时不如意是看庄周,看林清玄。高山流水:反正我们隔这么远,情也好,爱也好,都是虚拟的,就让我说,我很喜欢你的。因为我们有缘 。霜冷:明天告诉我。他催我睡觉。夜里我会想你的。高山流水:我要看书了。高山流水:88 霜冷:霜冷:再见!
与霜冷的聊天使我似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而且网上聊天可以直截了当,一些在当面不好聊的事,比如有没有情人之类,网上问起来却没有什么脸红或不便启齿的。距离既产生美也产生安全感。接连几天我莫名的兴奋,但上班在单位里我却从不与人谈上网聊天的事。有时路上遇到老程,我也不与他交流网聊心得。虽然他一见面三句不离网恋的与我说东道西的。连最好的同学天天在一起吃吃喝喝的老水也不说。只有偶尔在网上遇上的女同学凤,因为她也常上网聊天。有时说几句真话。凤给了我QQ号,把她添在好友里。在晴天进入我的视野的头一天中午,我上网时,凤看到我上网,就发个信息过来问好。她的昵称:望月。她说你好。我回了一句:你好,没上班啦 。望月:吃过了吗?望月:今天星期几呀?高山流水:你不是很忙吗?望月:你不知道我就星期天不上班吗? 望月:哪像你呀。高山流水:你没说过,我怎知道。高山流水:一个人在家? 望月:忙得很呀,你?在骗哪个mm呀?高山流水:在接一个电话。其实我没有接电话。我是不想与她聊。我不喜欢与熟悉的人聊。彼此都知道,感情是不能聊得太深入的。有事打个电话,同学嘛,只要能办得到的,不说二话。正好凤可能也有事,她说:我要下了,回头再聊 。
    在与晴天聊得天昏地暗前,我常到QQ聊天导航上,有时到热门话题往人数最多的聊天室里挤,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在聊,聊些什么话题。有时到城市激情中的本省本市的聊天室里窜窜。那天晚上我的同学凤,又在网上遇到,她:hi,她是教英语的老师。初三英语。我不会哈鲁,我说::你好。望月:你好 。她说:今晚没出门?她说:很忙吗? 我不太愿意答腔。凤不依不饶:提前祝你圣诞快乐!你干什么去了 ?人在心不在。我说:我要看电视。她说:看吧,再见。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些怪异的梦。我像长了翅膀似的飞来飞去。老婆萍每晚打牌,回来很晚,一说不要她打牌,她就反脸,甚至打架。我也不管她。只是女儿初三了,学习不太好,学习也没有自觉性。我不知道如何去管教。有时更加怨恨老婆打牌不管女儿。所以心理上有一种反判意识,觉得与别人有什么瓜葛都是她逼的。谁叫她不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