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又是癌症2009-09-02 21:26

因为下派即将结束,企业那边除了策划一些新闻宣传也没什么事。八点半还在家里。电话来了,说是我的老师的亲戚,问他什么事,他说他的亲戚的孩子得了白血病,想找我呼吁社会捐些款。因为在媒体几乎三两天就遇上这事,上次文友剑坤的一个朋友的孩子也是癌症,我帮着在报上发了篇稿子,其实作用也不大。我便推了推,说我还在下派,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他说得病的孩子是我一个村的。既是老家人找来,不好唐塞,便叫他等等,匆忙到办公室,看了村和镇民政办给他出具的证明,想帮助能力有限,想拒绝又于心不忍。我说:只能帮你在报上发篇稿子,向社会呼吁一下,别的帮不上忙。我把证明复了一份交给了编辑,说这是家门口人找的,硬着头皮让她发。编辑也有同情心没说什么。
那人走了还没坐定,姐姐打电话来,说姐夫得了病,到合肥一查是食道癌。向我借钱。我真的头都大了,前几年侄女得了红斑狼疮,现在还在治,弟弟这些年挣点钱几乎都化在侄女身上了,至今还住在父亲十几年前做的几间破屋里。本来就姐家稍好些,前些年家里做了几间楼房,这姐夫一病,姐说化疗一个疗程就要好几万!钱是要借的。但想想这些年多少家庭因病返贫至穷又不能不让人痛心。老百姓遇灾遇难首先想到的都是找亲戚朋友,实在无路可走了才找着人求到政府来帮助。但我们的政府也不能只看着GDP,也要关心民众的健康指数,倾力在医疗救助、农村医保、卫生知识普及甚至农民的定期体验等上下些功夫。真正为民所想、为民所急、为民办实事,让农民真正的脱贫过上好日子。一个悲痛的家庭哪来真正意义上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