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亭风露已悠然2009-09-01 20:15

前些天从张无量的博上,看到桐城籍著名作家舒芜先生病逝,并将安葬故里。我对舒芜了解不多,只知道是桐城旺族桂林方的后人。本名方管,学名方硅德。中国现代作家、文学评论家。上网搜了搜,有其生平事迹的介绍,有对其功过是非的评价,有作品名录。后在新安晚报上看到白梦写的一篇悼念文章,主要是写她与舒芜的私人交往。过些天翻看桐城文物志,却看到舒芜写的序,认真看了看,从序言里看,舒芜在家乡呆得不多,只有童年的记忆和回乡小住的感受。从他对方法这个人物的推荐可以看出他看重节义人品,他对家乡虽知之不多,却是充满感情的。序中提到他们家的九间楼、凌寒亭。想来是方宗诚、方守敦后人了。序末注明于北京碧空楼,想来他在北京的住处他自命名为碧空楼了。从凌寒亭到碧空楼,蟾宫折桂的方家,是不是根子里骨子间都流淌着一种文化人对某种境界的共同向往。方守敦有一首自题《凌寒亭》诗我很喜欢:种竹干霄三十年,一亭风露已悠然。敢云崖穴成高隐,自古哀歌有独弦。片石立云芳草满,清樽留月古城边。华颠寂寂幽居兴,五树梅开伫雪天。无论是终生未仕致力于学的方守敦还是是冠盖京华的舒芜,都已清樽明月,一亭风露了。
逝者逝矣,生者怀念!在一个明月清风的秋夜,或者一个雪落梅开的清晨,一个人去找找凌寒亭的诗意,凭悼桐城自古以来的风流人物,看那一亭风露已悠然的风景,在寒意渐近时找到温暖心灵的烛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