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1. 最新日记

  2. 日记

    1. 我的日记
    2. 散文
    3. 长篇小说
    4. 小说
    5. 诗歌
    6. 论文
 

我的日记

癌症,又是癌症
2009-09-02 21:26

因为下派即将结束,企业那边除了策划一些新闻宣传也没什么事。八点半还在家里。电话来了,说是我的老师的亲戚,问他什么事,他说他的亲戚的孩子得了白血病,想找我呼吁社会捐些款。因为在媒体几乎三两天就遇上这事,上次文友剑坤的一个朋友的孩子也是癌症,我帮着在报上发了篇稿子,其实作用也不大。我便推了推,说我还在下派,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他说得病的孩子是我一个村的。既是老家人找来,不好唐塞,便叫他等等,匆忙到办公室,看了村和镇民政办给他出具的证明,想帮助能力有限,想拒绝又于心不忍。我说:只能帮你在报上发篇稿子,向社会呼吁一下,别的帮不上忙。我把证明复了一份交给了编辑,说这是家门口人找的,硬着头皮让她发。编...

一亭风露已悠然
2009-09-01 20:15

前些天从张无量的博上,看到桐城籍著名作家舒芜先生病逝,并将安葬故里。我对舒芜了解不多,只知道是桐城旺族桂林方的后人。本名方管,学名方硅德。中国现代作家、文学评论家。上网搜了搜,有其生平事迹的介绍,有对其功过是非的评价,有作品名录。后在新安晚报上看到白梦写的一篇悼念文章,主要是写她与舒芜的私人交往。过些天翻看桐城文物志,却看到舒芜写的序,认真看了看,从序言里看,舒芜在家乡呆得不多,只有童年的记忆和回乡小住的感受。从他对方法这个人物的推荐可以看出他看重节义人品,他对家乡虽知之不多,却是充满感情的。序中提到他们家的九间楼、凌寒亭。想来是方宗诚、方守敦后人了。序末注明于北京碧空楼,想来他在北京的...

买相机
2007-04-26 19:52

今天约了老何到合肥买了一部富士9600相机。化了四千多元。我想学学摄影。

周末
2006-10-29 20:25

周五下午,合肥诗歌报月刊的王明韵和黄玲君、何凌棱来桐,与洪放联系的。他作了安排。四点多钟洪说他们来不认路,叫我到高速路口接。拉吴问银一道接到迎宾馆。谈了一会。因为国土的几个朋友约了聚会,不好推。就将饭局安排在一起。先与合肥的朋友们喝了一会,然后又是陪国土的几位。因为有几位能喝将气氛调动起来了。晚上喝了不少。吃过了他们要唱歌,就安排在阿里巴巴唱歌,叫吴问银陪着。我因为公司有事,安排好后就走了。本来是准备安排合肥他们也唱歌的,打洪放手机关机就算了。
   周六上午兴尔旺家具城开业,开车过去看看。看了一会没意思就回了。打电话问洪放,他说合肥的朋友走了。
   周日大关镇大楼启用庆典,代表报...

友谊
2006-10-26 21:18

前几天收到华兄的一条信息:当凉风和秋雨结伴,当黄叶与晨霜相依,当冷月共霞光一色,当大雁打点南归的行装,当这寒冷飘然而至,我暖暖地送上一句,天凉了注意身体!华兄虽是政府官员比较忙碌,但一有空就发一则这样暖人心窝的信息,使我好生感动。还有一位是庐江的巢志斌,一位写诗的文友,仅仅一次在安庆的朋友聚会中我们相识,交换了手机号码。多年来他一直在节日到来时给我一条祝福的短信。让我感到友情的绵长坚韧。而我多年来因为生意的困扰和工作的压力,淡薄了人情。几乎忘记了对友情这棵人生大树的培育和浇灌。以至内心对交朋结友几无欲愿。幸亏了华兄和巢兄的短信使我看到了关爱。我回了华兄一条短信:暖春看百花争艳,夏夜望繁星...

2006-10-07的日记
2006-10-07 08:22

早晨起来跑步,然后回家上网写日记。看了一会《归去来兮》的两篇文章。然后上网弄网页。想在首页上加一个好友链接。在管理里弄了好一会,才加了个好友链接的栏目。拿自己另一个主页作链接试试。将网址输进去,电脑总是报错,是网址填错,弄了半天然来的HTTP后的一个冒号没输。看来只有电脑最较真,来不得半点错误,否则你就过不了这一关。
    上午把上次到贵池拍的傩戏的照片从公司电脑里拷进我的笔记本里,整理后可以把它们放到申请的主页里。可是优盘带了病毒。想想今天是周末可以免费在线杀毒。可是上网弄了半天,瑞星杀毒一扫描文件不到三十个文件就连浏览器都跳掉了;金山半天才打开一次,也是蹦出个错误信息,叫你发送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