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周年祭2011-01-14 09:02





母女周年祭

[前言]
  2010年1月24日,一个漆黑阴冷的晚上,一对美丽纯洁的母女,被一辆罪恶的飙车,撞倒在血泊中


  当时,她们是一家人一块儿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大人和孩子也还浸在甜蜜幸福的团聚之中。
  随即,闪电般的十几秒间,惨祸发生了。
  之后,丧心病狂的暴徒无耻地消失了。
  遗留下的,只是死者的亲人们漫天的痛苦愤怒的哭诉麻木的神经刻骨的仇恨和无尽的梦魇……
  今天,
  已是母女的周年之后
  ……

[笔与这个世界]
  早就想为母女写点什么,但我不知道,在罪犯依旧逍遥法外的时候我能对她们说些什么;我也不知

道,久已麻木的心还能对这无耻的世界指望些什么;我只是知道:在这个物欲横流、弱肉强食的世界上

,我手上这支笔,实在是那样的弱小和微不足道。我所写的东西,最多只能换来那些良知尚存的人们同

情的一声叹息,更多换来的,可能只是那些欺世强梁和阴险自私的人的泯灭人性的嘲笑和暗讽!
但我总要写点什么,或者为逝去的亲人,或者为活着的人们。

[好人们]
  这个世界上当然是好人多。
  在母女离我而去的这些日子里,我沉浸在巨大的痛苦里,是无数知名不知名的更多是和我无亲无故

的人,用他们的真诚,用他们的关爱,为我分担去忧愁,馈赠下温情。
  当时我还在乡下支教,那是个天蓝草绿的地方。从教办的蒋主任到小学的崔校长,从义气沉重的老

师们到天真无邪的孩子们,都给了我最大的关怀和最真诚的帮助。这一切我都将终生难忘。
  反而是在我生活的都市丛林中,我所见到的所听到的,竟然只是事不关已官僚们不痛不痒的敷衍推

诿;或者是一些人撕下往日温情的虚伪面纱,暴露出赤裸裸的欺骗和索掠;或者是一些人毫无人性的冷

漠、猜疑、诽谤和攻击。和那些乡村孩子们真诚的关心比起来,实在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是怎么长的。
  好在城市里也不乏好人。都市里的好人大多是藉藉无名的老百姓。每当走在街上,总会遇到一两声

同情的问候;邻居的大叔大婶相携过来,握着我的手安慰我要向前看,要鼓起生活的勇气;一起支教的

朋友回来后也不忘一次次短信问候;以前吃过饭的饭馆大爷也专门过来劝导我;还有那818的战友们、

百度贴吧的网友们、卖香纸的阿姨、开出租的师傅……
  我知道,这些关怀我的人,是坚持相信真诚和善良的人,是愿和我一起怀念无辜去世母女的人。
  我感谢他们!
  我祝福这个世上每一位善良的人!
  是他们让我在生命的严冬,心里能少一丝忧伤和仇恨,多一分温暖和希望!

[坏人们]
  现在这个世道坏人当然也不少。
  对这些勒色们我一句话也不想说。

[逝去的人]
  逝去的,是我最亲的人,
  是我过去生活的全部。
  是我过去的整个世界。
  人逝去了,
  我的整个世界也就湮灭了。

  逝去的人是不幸的,
  在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上,她们本就是不堪一击的至弱者。
  她们也是幸运的,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人记住了她们,
  怀念着她们,
  她们曾经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为这个城市的老百姓换来了来应得到的光明!

  如今,
  她们已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和我心的最深处。
  愿逝者安息,
  忘掉这浊世的丑陋和罪恶,
  尽享那仙乡的和平和温馨!

[活着的人]
  逝去的人已然逝去,
  活着的人还活着。
  活着的很多人依旧生活在泪水和痛苦中。
  那是她们所有的亲人们。
  我愧对他们,
  我只想在这里对他们说一声:
  母女在天是有灵的,
  亲人们能够平安快乐的活着,
  才是对她们最大的安慰。

[结语]
  母女已经离世一周年多了,
  背负着对母女的思念,
  为了那些还在人世的亲人们,
  我还要苟活着。
  不知道明天的路怎么走,
  我所能做的只能是诅咒和祈祷:
  诅咒那些罪恶的坏人和他们的同犯们赶快下地狱!
  祈祷所有善良的人一生平安!
  健康快乐!
  合家幸福!
  长享天伦!

  逝去的亲人,
  我的爱妻,
  我的娇女,
  一路走好,
  这个世界上,
  会永远有一颗心,
  与你们一起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