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自己2008-03-21 23:04

      
  路过邮局,我看见去年被大雪压断了不知名的树枝倾斜在路旁,虽然没了根基但还是冒出了嫩绿的叶子,叶子的周围还布满了细小的白花,抬头望了望远方,有一树淡红映如眼帘,风和着细雨告诉自己: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我跟随着人群踏上了南下的汽车,车上的人们男的少女的多,少的少老的多,但似乎都曾认识,一上车他们就相互招呼,开始寒暄.从他们的笑脸中我知道他们所行的目的:孩子大了,挣钱了,出息了,要他们下去看看;亲戚在上面买了房子,下了邀请函他们要去贺喜;孩子找女朋友了,从来还没见过面,老两口协商着也得去看看未来儿媳妇的俊俏模样;儿子媳妇生娃娃了,没时间带孩子,老太婆也笑呵着提着大包小包的说是去带孙子......听着他们的谈话,恍然间我却不知道自己的去向在哪里?又似乎在这趟车上自己原本就是个多余的? 
  车子到了县城有个站点停靠,陆陆续续又上了不少的人,"往里面点,后面的请往里面点,人多没座位了大家靠紧点将就一下"前面的售票员高拉着嗓子往后面抢空档,我趁机从车上跑了下来,刚好车的对面是家医院,我望了望挂号厅里拥挤的人群,把脚步还是挪进了它隔壁的服装超市.在冬春交际的时候,服装上市得还不是很快,里面的冬装都挂着打折五到七折的白条在那里懒洋洋的挂着,人道中虽然杂七杂八着各色的人物,但买衣服的也并不是很多,我转了一大圈,只是奇怪,以前那些个颜色,款式,质地在自己的眼睛里都还是看得上的,却如今我好像觉得自己也并不是冲它们而来的?我要买衣服吗?我想买衣服吗?我要给谁买衣服呢?我想不起来了...... 
  突然,手机的铃声响了,有电话进来"喂,你现在在哪里?你把XXX放哪里了?这里有几个老顾客在等你......",话还没等说完我挂断了,半个小时后我打的回到了家里,那原本湿漉漉的空气又吸到了鼻子里.忙过了原来才知道:其实世界真的很大,你走遍了所有的地方却怎么也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