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快过年了,大家都等着钱用,所以资本市场纷纷出现套现逃离、行情大跌的景象。不仅仅是股市大跌,连大宗期货和比特币也惨不忍睹,大有崩盘之象。

当然,所谓过年等钱用都是借口而已。就全球范围而言,主要原因是美债收益率的大幅上涨。以美元标价的国债,是全球各种资产价格的基础,其收益率的涨跌,对这些产品的价格涨跌具有决定性意义。国债收益率代表无风险收益率,它的上涨,就意味着全球银根的收紧,流动性货币减少。尽管国债与股市的负相关不会那么直接和明显,但是长期看,这个传到效应还是很明显的。

在过去的3个月,美国短期国债(2年期)收益率迅速攀升,创下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尽管刚开始美股、港股、A股,对美债收益率攀升一直置若罔闻,直到2018年年初仍然在持续上涨,但该来的还是来了,悲剧总是发生在疯狂的喜悦之后。

具体到中国,这种传到效应也会有一定影响,但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到了收割的时候。每当这时候,我朝A股的各种奇葩事件就开始爆出。什么獐子岛扇贝“跑路”,什么巴士在线董事长失联业绩预盈变预亏,什么乐视网预亏116亿元创下创业板“之最”,什么ST保千里亏得“无法确定”……能够如此光明正大地在A股行骗圈钱,而且骗得理直气壮,恐怕也只有在我们这个“人傻钱多”的环境中吧?看看过去几年那些创业板的明星股票,你就知道这个市场的圈钱意图是多么的明显了。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A股骗子太多,傻瓜不够用,所以才有了比特币。所以,加密虚拟货币,是另一个让广大中国投资者伤心之地。比比特币为主的虚拟货币,去年狂飙 1300%,最高时到达过15万元一枚,短短一两个月,如今跌破5万。过去24小时,比特币现货价格跌11.14%,最新成交价7905.77美元。其他各类虚币也跟着趴地,当日虚币总市值骤减 1000 亿美元。

我在前段时间写文章就指出,当美国开始设立比特币的期货市场的时候,就是虚拟货币的收割时间,因为所谓期货,就是有了做空工具,有了多空的对决,大涨大跌就会成为常态,这时也是最好收割散户的时候。但是很多人还是沉浸在虚拟货币对自由世界的追求梦想之中。曾经还有一个所谓的“奥派经济学家”跟小编说:“你不懂区块链,就不要乱说比特币。”事实再一次证明,所谓比特币一旦成为金融产品,其核心价值就不在技术,而在金融投机,就已经沦为一个圈钱、诈骗和洗钱的工具。区块链作为一种技术,当然有其值得推崇的地方,但这并不妨碍很多人那这些虚拟币作为一种套利圈钱的工具。这一点,对很多被洗脑的人来说,是很难接受的!

而作为一名投资者,在你购买比特币的时候,是真的希望它能改变世界货币发行机制,还是只不过作为一种投机赚钱的工具而已?答案恐怕不言而明。

下面转载一篇纳撒尼尔•波普尔《数字黄金》里面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比较好地还原了当时比特币设计者的初衷。他们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一件什么事情,只是不想宣传而已。但面对这个主权主导的世界,他们设计的加密货币,真的能马上起到颠覆的作用吗?至少在几十年之内,我们还看不到希望,现在的比特币,仍然充当的是一个投机产品的角色而已!!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比特币最初的发明者深知其政治意义

纳撒尼尔•波普尔

对任何人来说,要创造一种新的货币,这样的想法很怪诞,且毫无意义。对大多数现代人来说,货币一直是也永远是由国家发行的纸币和金属币。铸造钱币的权力,是国家的权力。国家再小,如梵蒂冈或密克罗尼西亚,也有铸币的权力。

人类有史以来就在不断找寻最佳的货币形式,使用过的货币形式包括黄金、贝壳、石轮和桑树皮等。

人们找寻最佳货币的重点都是找寻一种可靠的、能统一衡量我们身边物品价值的东西,以它作为一种可靠的比较基础,来衡量一块木头、一小时的木工活和一幅森林美景画应该值多少钱。社会学家纳吉尔•铎德说过,好的货币能“将物品之间的质量差别通过数量差别得以体现,并进行转换”。

进入20世纪之后,美元成为全球的硬通货,因为全世界大多数人都相信,美国及其金融体系比别的国家及其金融体系要优越。所以,很多人纷纷用自己国家的货币去兑换美元。

1999年,科幻小说作家尼尔•史蒂芬森出版了《加密宝典》,这给“网络庞克”圈里的人创造了一个向往的模板。这本小说在黑客界也是传奇式的书,写的是一个地下世界,通过使用数字黄金,来保证所有地下人物的身份不被泄露。这本小说对数字黄金的加密技术做了奇幻式的描述。

2008年,一个叫中本聪的人往一个专业性、学术性非常强的研究加密的圈子里发了一封邮件。他小心翼翼地用直白的语言宣称,他找到了大家在寻找通用货币过程中遇到的许多问题的解决方法。

在邮件里,中本聪说:

我一直在研发一种新的电子现金,完全是个人对个人的,不需要可信任第三方的介入。

从邮件所附的长达9页的PDF文档可以看出,中本聪对创造自给自足的数字货币的一切努力,都了如指掌。

在他所创建的系统下,所有的比特币交易以及所有持有比特币的人,都只能通过使用比特币的人所组成的电脑网络来追踪和记录,其记录存放在网络社区共同维护的数据库里。这个数据库后来被称为“区块链”。

这种技术的运行有很多层次,让专家来解释也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中本聪的文章里只是概括性地解释了这种系统的基本要素。中本聪的文章因此被称为业界的“白皮书”。

这份“白皮书”说,系统的每一位用户必须持有一个或多个比特币地址(类似银行账号),每一个地址有一个对应的密钥。每一个地址里所依附的比特币只能由持有对应密钥的人使用。密钥跟普通的密码不太一样,必须集中保存,并检验使用者提供的是正确的密码。中本聪将公开密钥加密技术运用到比特币上,让使用者可以对某个交易进行签收,以证明其持有密钥,而不需要向任何其他人披露这个密钥。

当一个人,如爱丽丝,用密钥对某个交易进行签收之后,必须通知比特币社区里的电脑。这些电脑就开始检查,看爱丽丝是否有这么多比特币可以花。每台电脑上都有一个公众账目,上面记录着所有比特币的交易历史。如果爱丽丝的账户里有那么多钱,那么她的这一次交易将在公众账目上以区块链的形式作为最新的交易记录。

把信息添加到区块链的具体方法,应该是这个系统里最复杂的部分。用最简单的话来说,比特币社区内的电脑需要进行运算比赛,赢得运算比赛的电脑负责将最新的交易记录写入区块链。比特币社区最初就是这样形成的,而这也是生成比特币的唯一方法。这个做法鼓励着社区成员们不断使用他们的电脑来参与社区工作,即维护交易记录。

如果关于哪台电脑赢得运算比赛看法不一,则根据多数电脑的记录来判断。例如,如果社区里大多数电脑认为爱丽丝获得了最新一轮的运算比赛的胜利,但有少数电脑认为是鲍勃获胜,那么,所有认为鲍勃胜利的电脑将被忽略,直到它们服从多数的记录。这样的民主制度非常有价值,因为这防止了个别坏电脑耍小手段,给自己发新的比特币。只有多数电脑耍同样的小手段才能被认可。

如果要在社区内的电脑上对比特币软件进行改动,也必须由这样的民主制度来确定。比特币软件是开源软件,每个人都可以修改,但是修改能否生效,必须看大多数的社区成员是否同意接受这样的修改。如果有某台电脑使用了某个不同版本的比特币软件,社区里的所有电脑都必须摒弃这台电脑,不让它在这个社区网络里存在。

比特币的操作过程,可以通过以下5个基本步骤做一个总结:

· 爱丽丝通过密钥在自己的账户里进行签收,发起一次比特币交易,并通知所有比特币社区内的电脑。

· 社区内的电脑进行检验,并确认爱丽丝的账户里确实有这么多比特币,然后把这次交易以区块的形式在公众账目上做记录。

· 社区内的电脑需要赢得运算比赛,才有权利把交易以区块的形式添加到区块链。

· 添加了区块的电脑可以获得一组比特币。

· 社区内的电脑开始对未确定的交易进行运算,以期获得下一组比特币。

这个复杂的过程所导致的结果极其简单,简单得让人无法置信,但在此之前却无法做到,即一个金融机构能够创造并转移金钱,却不需要一个中央权威机构的介入,无须银行、无须信用卡公司、无须监管机构。这个系统的设计重点就是:密钥的持有人是唯一能够使用或转移比特币账户里的比特币的人。

更重要的是,每一位社区人员都可以确定,在任何一个时点,每个社区成员的账户里所拥有的钱财的信息,只有一个公开的、不可更改的记录。社区成员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他们不需要相信中本聪,也不必像美元的使用者那样相信美联储。他们只需要相信自己用来运行比特币软件的电脑,以及中本聪所编写的开源代码。如果有人不喜欢中本聪所编写的软件的原则,他们可以进行更改。可以确定地说,参加了比特币社区的人,就集银行和铸币厂于一身,集拥有者和使用者于一身。

比特币最初的发明者们,深知其政治意义。

一位参与者在讨论加密的圈子里给大家发了一封信,大泼冷水:“没有哪个主要国家的政府会允许目前版本的比特币大规模运行。”

另一个叫马迪的参与者在一个叫“反政府”的网站(anti-state.org)论坛上让大家评论:“广泛运用这样的系统,似乎会给政府的能力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大家怎么看?想到在我们的这一生,能够看到有一种可行的东西,让我们往自由真正地走近一步,我觉得兴奋不已。我们现在只需要看到一些能让人信服的证据,看有什么软件或系统能够安全地运作,然后就能真正在现实中使用了。”

马迪把这封邮件抄送给中本聪,中本聪立刻回复:“你对比特币的理解完全正确。”

中本聪认为,传统货币的根本问题在于它所依赖的信任,央行必须可信,必须不使货币贬值。但是法币的历史证明了这样的信任多次遭到践踏。 

美国政府出手救市之后几个月,中本聪推出比特币,正好迎合了大众的心理,大众正担心美国货币不加限制地发行。美联储没有正式的上限,它可以随意发行纸币。而中本聪所设计的软件则不同,它限定了大约10分钟生成一组比特币,比特币总数达到2 100万,就将不再生成更多的比特币。

为什么要用比特币?马迪阐述了比特币的政治动机:

不受央行垄断的不公平金融政策的影响,以及中心化权力在货币供应方面产生的其他风险。比特币系统生成的货币的贬值非常有限,不受大银行的控制,而是平均分摊给网络社区内的电脑的CPU。

后来,马迪和中本聪改进了很多细节的东西,如比特币的标识。他们在电脑上改来改去,发过来送过去,最终定下来是一个大写的B字,上下有两条短线。

如何给比特币定价呢?比特币论坛里一个网名叫“新自由标准”的人,自创了给比特币定价的方法——生成一个比特币需要耗费的电价。“新自由标准”根据自家的电费单做了一个计算。根据这个标准,2009年10月、11月的时候,1美元大约值1 000比特币。

接下来,“新自由标准”在比特币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

为了获得比特币,你愿意买卖什么东西?

如果价钱合适,我愿意买以下东西:

纸碗,大于10盎司(295毫升),不超过50个,未开封。

塑料杯,大约16盎司(473毫升),不超过50个,未开封。

纸巾,最好是普通尺寸,超厚,吸水性强,单层,未开封。

2010年,虽然比特币还只是初露头角,还只能买纸碗纸杯这样的小东西,但早期的发明和交易参与者已经深爱上了“数字黄金”这个基本概念:

每个人都可以自己控制,可以在世界范围内转账,只需要一个密钥就可以了。

2011年,主流媒体第一次对比特币予以了报道,乔治梅森大学的学者杰瑞在《时代周刊》上说明了为什么他认为比特币很重要:

守法公民可以自由行事,不需要别人监视,也不需要别人规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你想对维基解密或其他非主流团体出点力吗?没问题。你生活在强权政府之下,还想买禁书或者电影?容易。比特币是一种“对抗审查的电子货币”。

比特币能带来的政治可能性,吸引了许多不懂编程和代码,但懂社会运转的人。

而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选择了在这个时点之后彻底消失。



比特币彻底凉了!刚刚,中国央行再次抡起“大棒”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近些年极受市场追捧,但在中国境内,虚拟货币却受到政策限制已经无法交易,所以有部分人偷偷转往境外交易。

近日,新华社记者从央行获悉,国家将对虚拟货币境外交易平台网站采取监管措施。

虚拟货币境外交易平台被监管

2月4日,新华社记者通过中国人民银行了解到,自从之前监管叫停ICO(首次代币发行)后,很多境内人士转向境外平台网站继续参与虚拟货币交易,虑到境内投资者转向境外平台参与交易面临种种风险,将采取一系列监管措施。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这些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

要求以后只要发现一家就要关闭一家。同时,未来视事态发展情况,也不排除出台更进一步监管措施的可能。

自去年9月以来,ICO、虚拟货币在中国经历了一轮的最强监管,尤其是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直接将发行虚拟货币定性为非法行为,此后中国的境内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纷纷停运。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目前国内ICO及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清理整治已基本完成,取得了明显效果。然而,去年底以来,一些境内人士转向境外网站平台参与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相关行为又有了死灰复燃迹象。在此情况下,据悉,近期针对虚拟货币的监管仍在持续加码。

在此之前的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风险提示同样注意到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开展相关活动的行为,并提醒投资者“境外平台一样存在系统安全、市场操纵和洗钱等风险隐患。”

协会监测发现,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这实质还是属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与现行政策规定明显不符。

风险提示提醒投资者,上述行为均面临政策风险,投资者应主动强化风险意识,保持理性,远离各类非法金融活动,而且参与境外平台交易,对于投资者来说可能更加难以追回损失。

币圈利益链:暴利之下联合割韭菜?

非法发行、项目不实、欺诈乃至传销等问题一直都是中国政府在对虚拟货币态度上不断强调的风险点。

正是这些风险的存在再加之中国居民在投资方面的稚嫩性使得中国政府在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方面始终不敢放松。

随着虚拟货币发展中所遇到的实际难题以及行业人士的观察分析,虚拟货币越来越多的丑陋面逐渐显露出来。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一、虚拟货币没有你想的那么安全。

1月28日,日本数字货币交易平台Coincheck上 5 亿枚 NEM 币遭黑客窃取,价值约5.33 亿美元,受影响的用户数量为 26 万人,是继2014 年 Mt.Gox 事件后,史上规模最大的虚拟货币被窃案之一,随后 Coincheck暂停平台上除比特币之外的加密货币取款。

而在过去4年间内所发生的重要数字货币盗窃案损失估计竟有13亿美元!

- Coincheck (2018) – 估计损失5亿美元

- Nicehash (2017) – 估计损失6300万美元

- Tether (2017) – 估计损失3100万美元

- Parity Wallet (2017) – 估计损失1.55亿美元

- DAO (2016) – 估计损失5000万美元

- Bitfinex (2016) – 估计损失6500万美元

- Mt. Gox (2014) – 估计损失4.8亿美元

虚拟货币一直号称“最安全”,但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吹嘘过头了。更可怕的是,虚拟货币一旦失窃将无法追回,任你再去政府门口“哭天喊地”也没用。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二、平台疑似监守自盗,与监管打擦边球。

目前,交易平台在数字货币世界中的作用极为重要。颇为吊诡的是,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世界中,交易平台却扮演着一个“中心化”的角色。曾发生过的交易平台被盗事件,不仅使用户遭受严重损失,还会引发数字货币价格暴跌,此外,交易平台因为业务极不透明,往往会参与内幕交易,联合坐庄等操纵市场行为。

有业内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透露,某知名交易平台监守自盗众所周知,一方面通过在二级市场操纵价格获利,另一方面通过操纵杠杆交易获利。

该平台可提供高达10倍的杠杆,而数字货币本身波动就极大,每日涨跌幅在20%左右很常见,而在币价波动时,该平台振幅明显大大高于其他平台,如此一来,用户极易爆仓,平台则可在杠杆交易中获得更丰厚的回报。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三、交易平台只看利益,对项目真实性无法核实。

不同于股票交易所对上市企业的严管审核,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对上线的货币往往只管收钱,对项目的真实性很难做到严格审核。

尽管各个平台在公开声明中均表示上线项目都经过了严格审核,但由于目前的区块链项目缺乏监管,上不上交易所的唯一标准是交易所和项目方的谈判。这其中的操作空间有多大可以想象。

如果是一般性项目上线,收100—500万不等,或者token总量的1-5%;如果是自家一个生态圈的就象征性收一些。但某些代币项目在某交易平台上线要1000万人民币。

对此,业内投资者认为,收1000万的绝对是传销项目或者垃圾项目,要进行抵制。

2月4日,行业垂直媒体有币网报道,此前已在境外交易所 ICO 的项目 ARTS 被投资人联合举报涉嫌诈骗,并由此引发群体事件,数位投资人已将项目联合创始人蒋杰扭送至北京金融局信访办公室,蒋杰目前已被警方控制,北京金融局内部已经将此事件定性为“金融诈骗”。

而引发所谓“群体事件”的ARTS项目恐怕是压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2月4日晚上,中国央行通过新华社之口释放了将对境外交易平台监管的讯息。

虚拟货币的未来在何方

世界上已有不少政府对虚拟货币持同样的谨慎态度,而虚拟货币及交易平台自身的问题也不断爆出,这不得不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虚拟货币的未来到底该走向何方?

最近,虚拟货币的最大币种——比特币,价格已从前期的近2万美元高价暴跌至现在的不足8千美元,跌幅远超50%。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但这些显然还没有浇灭众多投机者的暴富梦。有媒体在调查了部分投资人之后得知,很多人依然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未来充满信心,认为年后价格会涨回来。同时,大环境下对“区块链”概念的持续炒作,也让虚拟货币一时难以降温。

在国内,尽管虚拟货币的发行及交易已被禁止,但以发展区块链技术为包装的区块链项目连开始大行其道。

2月5日,百度公司正在内测的区块链“莱茨狗”项目被媒体曝光。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该项目不禁让人想起国外一个名为“Crypto Kitties”的区块链游戏,其玩法是,用户可购买初代虚拟猫,也可对别人培育出的后代进行收购,但后者相对价值比较低。而百度无非就是把“猫”换成了“狗”。

以太坊的这款虚拟猫(Crypto Kitties)目前价格已高达75万一只。这也让不少网友惊呼“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虽然百度负责人表示,未来不会牵扯到现实货币之上,而是以微积分的方式对莱茨狗进行购买,微积分可通过使用百度内部产品获取。

但这种把虚拟币换成了宠物的玩法,稍有不慎又会沦为ICO。早前迅雷试水玩客币,最后悲剧结尾的事件还历历在目。

监管越来越严,在中国似乎已经看不到虚拟货币被放开的希望。随着境外交易平台网站也将对中国投资者封闭渠道,中国到了要跟虚拟货币彻底说拜拜的时刻!

2018-05-15 06:28

相关推荐